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刀劍亂舞-兄弟

「呸……你還是這麼一版一眼吶。」長曽祢虎徹吐了口血後,沙啞地說著帶點嘲諷。金黃色的雙眸由下往上斜視欺在自己身上的弟弟。黑髮男人雖然完全可以理解對方對於自己如此惡劣的理由何在,但蜂須賀的反應每每都使他覺得太過誇張,就好像他和贗品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似地。

而這次更誇張,長曽祢虎徹只是待在手入房接受修復而已,蜂須賀虎徹就猶如逮著機會那般地,在他送進手入房後沒多久跟著踏入。一開始長曽祢是感到有些驚訝,畢竟這個對自己百般厭惡的弟弟怎麼會來到這兒關切他的狀況呢?

事實果然不出他所料,對方並不是來關心他的而是來落井下石的。

看著那雙不懷好意的淺色雙眼,若不是自己正巧受了重傷否則現在的他肯定會拔腿就跑。並非害怕亦或無膽,長曽祢虎徹只是不想在演練之外的時間還拖著這身傷與他人起衝突,尤其是這個討厭自己到極點的弟弟,硬是對戰起來,只會使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劣。

但……也不能就這麼任他恣意妄為啊!

「嘿……」然而長曽祢虎徹僅僅只是發出試探的低喝就被對方粗暴地揍了個幾拳順勢跩起胸口上的綁繩狠狠摔至地面上,感受到一股冰冷堅硬的壓力自背脊傳來後,接著就呈現現在這模樣了。身軀各處傳來層度不一的劇痛,讓他不住又咳出鮮血,瘀青紅腫的俊臉煞時扭曲成一團。

「我做什麼不需要贗品來評斷。」

「那你現在單純是想來看我負傷狼狽的模樣嗎?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吶──唔!」話才說完,臉又挨了一拳,他能夠清楚感覺到自己發腫的臉部肌肉正在一陣陣地叫囂著刺痛。若說對方的目的是來看自己出醜、狼狽的模樣,那麼他可以說是成功了。

蜂須賀虎徹的個性如何,身為大哥的自己是再理解不過了。
理解多說無益,男人乾脆地閉嘴。

雖然對於蜂須賀虎徹的百般不客氣以及刻意的攻擊十分不滿,但這些痛自己還能忍。或許等等對方覺得無聊或者高興了便自動離開吧。對於一個以看自己受傷、掙扎為樂的人面前,呈現死魚那般模樣往往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接下來的時間,長曽祢虎徹除了呼吸之外,一聲都不吭。

奇異的氣氛冗長地蔓延於兩人身邊,當彼此似乎都處在一種尷尬的邊緣時,蜂須賀挪開了抵在長曽祢背脊上的膝蓋。後者正疑惑著莫非這傢伙已經滿意,所以打算離去之際,因握刀而粗糙的手指隔著衣料,悄悄地碰上了他的尾椎,迂迴蜿蜒地磨擦沿臀緣向下。

黑髮男人並未立即回頭,像是要留給對方台階那般,不做任何配合抑或反抗的舉動,僅僅將注意力集中到搔刮的麻感上,同時在心底吹起訝異的口哨。慾望這東西他們也不是沒有,但長曽祢從沒想過眼前的男人會找上自己,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遊走在自己下身的撫觸都毫無質疑的空間。

但,蜂須賀虎徹的動作也就如此而已了,只是不斷地摩擦在尾椎、臀縫邊,一種想要突破卻又無措地徘徊之感。

「呼……」只有兩人的室內,長曽祢卻驀然感覺空氣十分混濁,靜默地深吸口氣,欲伸直雙臂。背上的阻力離去後,他終於能夠重新撐起身軀,這動作同時打斷了蜂須賀的動作,後者迅速地收回手,倒退半步後,一臉惱怒地直瞪著彎起身的長曽祢虎撤。

「原來你對我不只有兄弟之情吶……」長曽祢笑著伸手,在即將碰到蜂須賀的肩膀之際,被那人反手用力的擒住手腕。

「贗品少在那邊胡說八道!」語畢,蜂須賀虎徹便一拳打在長曽祢已負傷的腹部,將人再次打趴回地面,然後頭也不回地跨出手入房。

受到二次重擊的男人雙手抱肚,感受鮮血又從鼻下與嘴角滲出。擦掉這些讓自己顯得更加狼狽的血跡,面露苦笑地望著蜂須賀虎徹踏出的方向,那抹帶著淺紫色彩的背影就宛若是在逃離那般,迅速、急躁地消失在他金色的雙眸中。

最後,男人搖搖頭,認命地重新起身,走回最初的地方接受那被拖延許久的修復,腦中想著幾小時後回到本丸中,不知又會看到蜂須賀虎徹何種敵意的眼神了。

「唉……」有這樣的兄弟,還真是麻煩呢。


˙Fin˙

===

後記:
我其實只是突然心血來潮想要欺負虎大哥而已,真的!(去使

後面有點疑似甜甜的氣氛都是意外啊!雖然說虎二哥不是傲嬌(至少我在看台詞的時候覺得他是真心討厭贗品的)但是想寫他強上(ry)虎大哥又覺得因為他實在太過討厭贗品,所以根本不會有想上他的想法,所以就變成意義不明的摸摸(??

然後虎大哥又是那種有點阿沙力的個性,總覺得除非對方今天來真的要對幹他,他才會認真起來跟對方對幹吧(????)不然感覺應該都會鬧著玩這樣子。一方面是我也好懶得寫肉,一寫這篇會上五千,我沒有這個計畫wwww

最後感謝各位看完這篇沒營養的東西,下一篇再見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