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那些下流情話

男人用他自己獨有的語言在對方耳畔輕輕說了幾個字眼。

「────────。」

看著那人剎那間露出的狐疑神色,他打從心底感到有趣。

===

影世界是個神奇的地方,聚集了現世自於各路地方的人馬。

撇去生活文化上的差異外,語言大概就是他們彼此間最難打破的一道障礙了。而這世界的造物主似乎也有同感那般,讓他們這些在星幽界甦醒、失去記憶的亡魂們,在保有他們自身原本的語言同時,也擁有能夠共同溝通語言。

雖然不知道是否是「祂」為了這些死者所特別構思的機制,但就結論而言,這麼做,對宅邸內所有人都好。

不然依照曾為警探的克洛維斯而言,這群來自數十個不同國家甚至時空的人們,居然能夠相安無事的共同生活在一塊,真可謂是人類歷史上的一項奇蹟,更別提這之中,還有不少人彼此間還有著背叛、拋棄、復仇等等的敵對關係在……每每想到這,男人都忍不住想站起來替那些言歸於好的仇敵們拍手叫好。

這個世界或許正是最接近自己心目中大善世界的一個雛型吧。

即使克洛維斯在生前便已經經驗老到,但仍無法否認自己在這個死後世界學到了很多事情。不同時空以及不同出生地的人們傳授、教導給他的知識,帶來更寬闊的視界以及獨特想法,而於此同時男人也找到了與自己十分相投的同伴。

雖然在那人的眼中看來,自己或許不過只是碰巧帶到的新人……說穿了就是個微不足道的契機。

一個善用槍枝的男人帶領另外一個也使用槍枝的男人,這點在邏輯上來說,確實還算能夠接受,但克洛維斯想,自己可不是三歲小孩,既然都已經聽過這個世界大致的道理以及規則之後,那麼剩下的事情就可以隨自己所欲的去探索了吧,根本不需要什麼前輩不前輩的人來教導──無聲地在腦中這麼想著,礙於紳士的禮儀,他始終沒有說出口。

但,當他親眼目睹那個名為阿奇波爾多的男人精湛到無可挑剔的槍術時,突然覺得這樣子的決定似乎也不壞。手心隔著手套撫摸愛槍的克洛維斯,感到一陣久違的興奮。自從甦醒後,身軀仍然僵硬、失力到現在,才終於有自己再度活起來的切實感。

而那人似乎也正缺少個練槍、切磋的夥伴,很快的,兩人便熟稔起來。阿奇波爾多的成熟與穩重和那帶點生前遺憾卻絕口不提的倔強,讓這個男人渾身上下充滿一種值得信賴的安全以及無以言表的神祕感。令人想戳破的防線與使人止步的威嚴, 阿奇波爾多掌握得十分恰好。

這也是除了因為自己的紳士風度之外,克洛維斯始終沒有敲破那層外殼的原因。
自己得老實地承認,他確實被這個男人給吸引了,是那種仰慕之上未滿愛戀的情愫。

然而,身為男性,身體的行動總是比大腦快。本以為就只是如此單純的想法而已,他卻在回想對方今日使槍的各種身姿時,發覺自己竟然起了生理反應。

克洛維斯先是驚訝,然後立即回覆鎮定,思索著為何會如此,當然,他並不笨,想著某個人起了生理反應這代表什麼,自已也清楚明白,更進一步地說,他從來就不排斥與對方更進展彼此間的關係。

然而,隨克洛維斯甦醒的時間逐漸累積,他們也從最初的朝夕相處慢慢地拉開些距離與時間,就像是孩子長大了那般,總得要學習獨立生活,更何況當初最不想要他人帶領的也是他自己,所以克洛維斯並沒有做任何的反駁抑或挽回的舉動。

他只是在某次阿奇波爾多要隨大小姐遠征之際,在對方耳畔留下一句屬於某個國度、屬於自己才聽得懂的話語。

「────────。」

阿奇波爾多側頭留下疑惑眼神,而克洛維斯只是揮揮手,笑著目送遠征隊離去。

====

槍口在射出彈夾中最後一顆子彈後冒出淺淺的白色煙霧,煙霧冉冉上升不到幾公分,便被倏地吹散。克洛維斯滿意地看著手中的長管槍,作勢想再次射擊的樣子,但卻沒有要補充彈藥的打算,待槍枝的熱度緩緩散去後,男人便將之收回槍套中,順勢轉身。

雙手平穩的置於身側左右,克洛維斯挺直身軀,展現過往曾為軍警的俐落步調,朝著仍舊空曠無人的大廳走去。

今日是遠征隊伍返回宅邸的日子,如果布勞推算的時間沒有錯,那麼差不多是時候了。

克洛維斯一邊邁進一邊看向壁面上的大鐘,沉穩靜默的大鐘在此時敲響了幾個音節彷彿是替遠征隊伍的抵達做預告。站在大廳的一角,灰眸望向另一側的玄關。或許是因為遠征隊伍的回歸並非什麼稀奇的事情,所以通常玄關處,除了侍者們固定的迎接外,還會有幾個與遠征隊成員較熟悉的朋友,但,也就如此而已了。

克洛維斯發覺自己似乎來得有點早,現下的玄關處只有侍者幾人恭敬地站直雙腿,靜默等待。克洛維斯再次邁步走近玄關邊上,跟著站直身軀,呈現與侍者相同的姿勢一齊佇立於白牆邊。

「他們好像提早回來了。」身穿紫色西裝的少年伸長頸項後回頭和另外兩人以及克洛維斯說,語畢不久後便聽見了三、四雙帶著疲憊拖地聲的腳步聲。克洛維斯輕慢優雅的探頭前行,已經能夠看清楚面貌的人影,珠現在眼中。克洛維斯隨即擺手踏步而出,在與人偶大小姐以及其他遠征戰士點頭致意後,他走到位於最後方阿奇波爾多的跟前,與之四目相對。

不等阿奇波爾多開口,克洛維斯立即湊近身軀,再次於對方耳畔邊說了另外一句自己才懂的獨特話語。

「────────。」

這次他的聲線拖緩慢、拉得冗長,彷彿要將每個音節透過熱度標記在對方的腦海中。跟著克洛維斯順勢執起、握緊那雙戴著手套的手心,別有意味的低頭作勢親吻手背,然而灰眸卻又始終沒有離開那對天使之眼。

曖昧的動作十分短暫,甚至連侍者都沒能注意到兩人的不對勁。

在阿奇波爾多搞清楚眼下狀況的同時,克洛維斯也迅速收起彎腰的姿態,在抬手之際任對方的手心慢慢滑走,當最後碰觸相連的指尖都分開之際,克洛維斯側著腰肢,拋下一個難以解讀的眼神,轉身離去,讓阿奇波爾多與其他歸宅的戰士在侍者的指引下遠去。

當視線中再也看不見阿奇波爾多頻頻回頭的姿態後,克洛維斯以食指指節抵著上唇,不著痕跡的露出了得逞似的滿足笑容。

===

「喔──」甫踏入訓練場的克洛維斯有點訝異的看著已經站於定點上的阿奇波爾多,那人正專注的雙手握槍朝著數十公尺外的標靶連續射擊著,巨大的槍響以及驚人的專注力似乎使男人沒能注意到自己的到來。

或許是幾日不見這人使槍的模樣,克洛維斯竟覺有想念,沒來由的就只想站在原地,沉醉阿奇波爾多練槍的身姿,什麼也不做。

但,一聲聲熟悉的槍響迴盪在四周,逐漸激起他想一較高下的競爭心。掏出掛在腰側的槍枝,克洛維斯滿懷笑意,踏步前進站到了阿奇波爾多左側的射擊定位點上,腳尖才剛站穩,子彈便狠狠貫穿目標,爆裂聲隨即炸開。

克洛維斯得意地吹熄槍口上的白煙,側過臉對同樣也轉過頭來的阿奇波爾多嶄露笑容,下一秒雙槍齊發的劇烈聲響立即響徹訓練場。他們誰也不看誰,全力專注在槍與標靶之上,強而有力的扣下板機、熟練且快速的更換彈夾,直到他們兩人同時握住後方桌面上僅存的彈夾,機械式的槍響才驀然休止──手背被壓住的阿奇波爾多率先冒出收手的想法,豈料克洛維斯竟然就上位之便,扎實的壓制著,讓他無法動作。

偌大的訓練場剎那間只剩男人們沉重、渾厚的呼吸聲。

「你是想再繼續那天沒做完的事?」阿奇波爾多語帶玩味以及不難察覺的笑意,他以槍尖頂起帽緣,露出眼眸由低而上地斜視克洛維斯。

「喔,這主意不錯呢。」語畢,克洛維斯一轉強硬的動作,溫柔地捧起阿奇波爾多的手,男人再次挺直腰桿,呈現慣有的挺拔姿態,不疾不徐的拉開皮手套、彎下半身,長髮的男人這次可不只是擺個姿態而已,雙唇緩慢而堅定地落在被擒住的手背上,體溫以及皮革的氣味暈散在鼻腔與喉間。

他喜歡這個男人永遠帶著的荒野氣味,那使他感覺起來多麼的深不可測,卻又穩重地令人覺得得以託付一切。

紳士的吻禮持續了很久,克洛維斯彷彿在享受這個只屬於他倆的親密時刻,而阿奇波爾多也沒有絲毫抗拒,這一點倒是讓他略感驚訝。雖然在長久的相處下來,克洛維斯確實能夠感覺到這個從自己來到星幽界後便一直跟在自己左右,如導師以及夥伴的男人對自己似乎也產生了點情愫,但此刻對方的配合才讓克洛維斯覺得切實。

「你……」頭頂上傳來有點乾澀的聲音。

「?」

「你還沒告訴我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呢……」克洛維斯不捨地收起唇吻,看向阿奇波爾多半側過去不敢直視自己的臉龐。男人笑了笑,他知道對方一直很在意那句話,只是沒想到會在現下這個場合被提出。

克洛維斯緩緩直起背脊,但仍沒放開手。身軀向前傾去,順著相對位置將唇吻貼上阿奇波爾多藏於衣領下的鎖骨,後者微微顫抖了下,反握克洛維斯的手心。吻在沒有受到阻礙的狀況下,延肌理一路向上,吻過頸項、吻過下顎,最後含住耳垂邊緣。

「────────。」

「唔……什麼?」親暱的親吻、搔癢以及濕熱文字的感覺,都讓阿奇波爾多感到莫名難耐。

「我想抱你。」

「呃?……不唔……」模糊的氣音傳達不了任何訊息,而克洛維斯也不打算給對方任何一絲餘裕,察覺阿奇波爾多有話要說的他,隨即以唇吻吞下對方未盡的話語。奪取對方的呼吸,纏捲亟欲退避的軟舌,將自己的氣味塞滿整個口腔,發出黏膩雜音。


「我好想在這裡抱你、親吻你、進入你……」

「咕嗚……別、別說了……」阿奇波爾多羞赧地回應,手掌試圖推開近乎整個人都貼上來的克洛維斯,然而他的動作明顯看得出來非常力不從心,絲毫沒有阻擋的功用。汲取過阿奇波爾多的軟舌,而帶有濕潤感的雙唇吻翻過下巴再次來到頸邊,舔上喉結,一面吸吮發出淫糜水聲。

當克洛維斯順勢拉開、扯下衣領,瞥見藏於衣衫下若隱若現的乳點而想張口碰觸時,帶有皮革粗糙感的手擋住了他的視線,整個壓在鼻樑及眼睛上,他的世界霎時只剩一片漆黑。但,宛若查覺到了什麼,克洛維斯並沒有推開。

兩人間驀地又被沉默淹沒。

「……剩下的……回房間再說吧……」好半响,阿奇波爾多才開口,但短短的句子卻細小得幾乎無法聽見。克洛維斯在明白這句話語的意義同時注意到,這短短幾個字充滿了阿奇波爾多的情慾,難耐感毫無隱藏地流動在語調間,顫抖著一波波沉浮傳遞過來。

遮著雙眼的手跟著離開,他看見撇頭沒有正視自己的阿奇波爾多,以及對方那泛紅惹眼的耳朵。
克洛維斯笑了笑,再次湊近身軀親吻耳殼,將情慾的熱氣噴入耳中。

「那……走吧。」

而他得到了對方點頭的允諾。


˙Fin˙


====

後記:

被偷偷的說克洛維斯&阿奇的文萌到,就覺得真心爽、超級爽,於是就噴了這篇出來,一言以蔽之──大叔讚!!!!(被槍七)所以也稍微引用了那篇文章的句子,真心感謝。
大叔果然魅力無法擋的啦。由於不好意思讓他們一下就衝本壘,所以這一篇就收在這個地方,之後他們進房間幹了什麼事情,就讓各位大小姐自己去腦補各種大叔們獨有的浪漫啦啦啦。

因為言語不同這個主軸我覺得很有趣,之前都沒想過他們之間有言語不同之類的隔閡,那一篇讓我覺得似乎是個不錯的發展,這一點一開始看還覺得沒什麼,結果想著想著……意外發現梗很多,很有意思、很好玩,可以用文字來調戲人家,看著對方不懂的神情會覺得有點有趣又有點優越呢(幼稚),而且這樣的互動意外的很有趣,所以就靈感爆炸了wwwww

是說,阿奇在我筆下……大概一輩子都逃不過當受的命運了(被槍七

謝謝各位看到這邊,希望有一起被開啟新世界的好朋友來聊聊,大叔的世界(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