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02


那些看似散漫的舉止是否只是這個男人為了保護自己所建立的假象呢,還是……他反覆思考自己所能設想的各種可能性,而未注意到沿途投射在自己身上的各種目光──那些因為「黑之王子」名號,而連帶不信任在其身邊所有人的質疑眼神。

抱著些許資料的他一直到走進了目標的辦公室後,才發現那些目光似的,戲劇性地折腰探出頭來,綠眸張望了下四周,想當然是什麼也沒有發現。秀眉挑了挑,威廉想,這大概是剛自戰場回歸的自己太過疲累所造成的錯覺,便不再多想。

坐回自己位置後,威廉便開始著手整理手邊以及桌面上那些待整的各式資料文件。對事情總是認真看待的他,盡可能地想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將事情全部處理到完美,然而除了手邊要處理的事情外,突然要學習與完全不熟的新上司相處也是一個麻煩的課題。

威廉雖然並沒有像其他人對於古魯瓦爾多帶著那麼濃厚的敵意或者猜疑,但不可否認的,今天銀髮的那人就算沒有傳出那些奇怪的謠言,自己仍舊會感到麻煩。

從皇室進入軍中的富家子弟十個有八個不是自視甚高、就是囂張過人,頤指氣使的態度讓身為同袍的他們實在不敢恭維,更遑論是個擁有諸多謠言的古魯瓦爾多,對方甚至還當上了他們的大將……思及此,威廉不著痕跡的搖搖頭,碧眸定格於手心內的文件,而後輕嘆出聲。

他嘆氣並非對於這些調度的不滿。對於命令、人事異動這些事情,威來一向保持絕對尊重的態度,嘆氣只是用來舒緩突然間壓在身上的重擔罷了。他一面細心地將各式文件分類收放,一面於腦中思考該要什麼時候去和古魯瓦爾多討論軍中目前的各項事宜。

威廉於幾秒內擬定好時間以及要討論的內容,並且將手邊的雜物也整理得差不多後,看了看牆面上的鐘,他決定先去吃晚餐再來繼續做其他事情。

妥善確認辦公室的門板鎖緊,威廉便走在狹隘的走廊上,朝軍用餐廳前進,有點放空的思緒注意到長廊對邊有另一人朝他走來,明明沒打算特別去辨認的,古魯瓦爾多的面容卻還是清晰的出現在視線中──蒼白臉龐與艷紅眼眸的組合實在太難以忽視了──心底如此歸咎著,隨距離逐漸拉近,威廉發覺對方一路走來完全沒有望向他一眼,好似自己並不存在似地,沒有任何搭話抑或招呼。

莫名的疑惑讓與氛圍,讓已經擦肩而過的威廉忍不住稍微放慢了腳步,側過頭看向被深色披風所壟罩的高挑身形。銀髮隨步伐輕微晃動著,與深色的衣衫形成強烈對比。

對於這抹背影,威廉一時半刻間竟然無法找出詞彙來形容,他只能凝視同時勉強的思考著,到底對方身上所透露出難以察覺的寂寥氛圍究竟是從何而來,為何而生。然而,直到古魯瓦爾多的身姿消失在長廊盡頭他都沒有得到任何答案。

大腦就好似失去了組織能力那般,只能瞪視那黑色漩渦似地背影,逐漸被吞噬──威廉猛地搖頭,對於自己奇怪的想法感到訝異與厭惡,他握緊手心,連忙跨步朝著飯廳直走而去。

飯廳這地方除了是讓勞碌整天的士兵們放鬆休息、填飽肚子又可以閒話家常的地方外同時也是八卦孳生的溫床,威廉才剛踏入門口就開始有想轉身回辦公室的衝動。

正值巔峰用餐時刻的飯廳中,有數十對眼睛正瞪著自己,讓他有種誤闖禁地的錯覺,而那些眼神想自他身上取得什麼,當然也就不用多講了。壓下想逃離的衝動,吸氣保持一貫鎮定,選擇和往常相同的位置坐下後,身邊立即聚集起多位同袍,他們依照與威廉熟稔的程度依序向外延伸。

威廉本想喊說至少讓自己先吃完飯再說,想不到那他們甚至連自己的晚餐都已經準備好,遞到眼下的餐盤上頭滿滿都是自己平時會選的菜色,想找理由拒絕都沒辦法。綠眸好氣又好笑的環視一圈,接著垮下雙肩,一副吃了敗仗的無奈樣。

下一秒,各式關於古魯瓦爾多的謠言與疑問便蜂擁的塞滿了威廉耳中──……

====


經過一番折騰,威廉終於用完了晚餐並且自飯廳全身而退。

說實在的自己接觸古魯瓦爾多並不比其他人多,那些鍥而不捨的問題好幾次他招架不住,對於這些過分的猜忌、好奇心,威廉感到些許訝異,這份訝異讓他在回程時,發覺古魯瓦爾多仍不在司令室時特別留了下心。

猶記得稍早前於長廊上的擦身而過,看來是自那時便沒有再回來的樣子?
男人疑惑著,這種時間古魯瓦爾多會是去那裡?

雙眼順著長廊的壁面遠眺而去──這個方向會到達的地方是──或許是責任感使然,威廉明知道對方的去向與自己並無直接的關係也無權干涉,但他還是決定跟上古魯瓦爾多的步伐前去一探究竟。邁進之餘邊張望尋找那抹銀髮的人影,最後終於在自己預計中的地方看見對方。

晚餐後已無任何士兵在的戰鬥場上,僅有古魯瓦爾多一人舉著銀刃劈砍不會動的假人目標。實木吸收了金屬的衝擊力,發出悶悶的撞擊聲,不太吵雜反而顯得有些空洞。

劈砍的聲音霎時停了下來,威廉猛地驚覺對方發現了自己。
古魯瓦爾多挺直身軀,刀尖垂在右側,沉默不語的模樣帶起一股莫名的壓力。

「殿下,您用餐過了嗎?」

古魯瓦爾多不做回應,只是轉過身重新繼續方才停下的劈砍。

威廉啞然的聳肩,略顯尷尬。既然對方不打算回答,那麼就當作是沒有好了──於是他再度開口:「屬下替您去取點食物來……」然而古魯瓦爾多卻在這時打斷他的話語。

「你來陪我練劍吧。」一把銀色的制式配劍隨話語出現在視線中,古魯瓦爾多將手中的武器拋給了他,跟著伸手,熟練地從腰際抽出慣用的長刀。

「陪我練劍吧。」黑之王子再度複述。

刀刃冰冷的鋒芒照進威廉˙庫魯托藏滿訝異與疑惑的碧色眼眸中。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好久不見的第二篇(ㄍ
依照這種龜速,寫完可能要到明年(喂)

這一篇……我個人覺得是沒什麼進展的一篇,有點像是要寫說,他們兩人開始有除了公事之外的接觸,藉由這些相處,來帶起這兩個人之間的……類似友誼的關係,就是,主從以上朋友未滿……怎覺得這關係有點哀傷wwwww

因為我五月好像有點忙的關係,所以我整個完全不記得我有把這大篇拆開來放,導致我前幾天打開檔案的時候還在驚訝,靠ㄅ,我前面寫的部分怎麼不見了wwwww(蠢

之後……日常穩定下來的話,應該會加快速度的吧(被圍毆

總覺得人家是五月病,我卻六月才開始發病……需催稿須糧食……(躺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