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片段36

對方比預計中來得輕上許多的身軀讓威廉感到意外,擁有完整四肢的身軀理應是該來得更重些才對?──就在他這麼疑惑的同時,不久前所恢復的記憶緩緩浮現於腦海中。

那時背負著古魯瓦爾多的自己拼命地在四散的烽火煙硝中尋找能夠將銀髮王儲平安交託的地方,因為身為下屬的威廉始終認為對方的性命是必須最優先確保的,以至於在數日後得知古魯瓦爾多殞落的瞬間,他會臉色難堪地輕咬下唇,任舌尖五味雜陳地滑過上顎,而後重重嚥下一口溫熱且黏稠的唾液。

短髮軍人至今仍舊感到極度的自責,自責自己為何無法及時將古魯瓦爾多送到醫護兵的手中,任憑那脆弱已如殘燭的生命在自身雙肩上分秒消逝。即便威廉不斷告訴自己將把古魯瓦爾多送回隆茲布魯的使命已經完成,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所能掌握的了,自責卻不曾減少絲毫。

他仍記得當時鮮血自背脊泊泊流下,順勢浸濕身軀上的輕甲以及其下厚重、貼身的軍服是什麼樣的感覺,殘有餘溫的血液被抹開擴散至整個背部,宛若是自己體內的鮮血流動的姿態活生生地重現於衣衫纖維中,和著越發濃烈的鮮血腥臭更令人壓抑不住作嘔的身體本能。

染血軍靴的步履走得沉緩、走得狼狽,彷彿有誰惡作劇那般地將全世界的重量都壓到了他的背上,鮮血墜落拖曳而出的軌跡宛若無形的繩絆住威廉的腳步,使每次邁步都變得更加艱辛,但他的努力卻仍然無法改變已經排定於前方的死亡行程。

威廉知道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但無底洞似地自責感卻怎麼也揮之不去。也好,就帶著這股悔恨終老到死,也未嘗不是種懲罰,抱持此種想法的他卻沒料到自己連死亡權利都遭剝奪,被迫甦醒於星幽界。當綠眸視線變得清晰的瞬間,悔恨的過往也隨之湧上。

原來自己連死後也無法得到安寧,時時刻刻都要接受生前記憶的譴責嗎?
他的無聲自問從來就無法得到解答。

錯愕情緒逐漸平息的短髮軍人自棄的接受這個現況並且試圖安身在此,但是當他得知古魯瓦爾多也甦醒在星幽界時,自棄轉為一種近似彌補的情感──想彌補生前未能圓滿的誓言、想彌補流逝於肩膀之上的脆弱生命──因此他並不後悔自己在古魯瓦爾多掉落山谷的瞬間所做出的判斷,就算理解在星幽界的死亡也只是一個虛假的表象,威廉仍舊不願意讓類似的事情二次發生。

懂得死亡後能夠復活以及親眼看見死亡發生是完完全全的兩回事。威廉從來就不是個冷漠的人,擁有生前記憶的他更無法對後者無動於衷。

威廉不願重蹈覆轍,就只是如此而已。
即使他也知道那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與自我滿足。

在肩頭上的呼吸節奏逐漸規律的緩下,威廉側頭試圖查看古魯瓦爾多的狀況,自己獨留在雪地上的腳印卻率先吸引綠眸的注意力,他凝視了數秒但一語不發,那是一股說不出口的即視感,所以威廉只是淺笑。確認背上的君主沒有問題後,男人才回過頭。

這次他與他所走的道路並非煙硝烽火四散的戰場禁地,也沒有自背後流淌而出、絆住腳步的黏稠血液,所以威廉知道他們將一同回到聖女之宅,縱使還有些距離無法掌握,但他是如此相信著。

腳步在向前邁出的同時,鞋尖翻起層層無暇的白雪,漸歇的風勢托不起雪片,任憑它們墜落在軍靴的咫尺前方,爾後化為威廉鞋底下的足印,於兩人身後綿延直至地表盡頭。


˙Fin˙

===

後記:

這篇是在看過羽人在主從合本的故事後,因為發現跟自己之前看過威廉R1之後所想寫的東西好像可以搭在一起,所以就趁靈感還沒跑的時候趕快補起來。我原本的故事是威廉對於第一份記憶中,揹著王子要將他送回隆茲布魯王國這一路上的心境。

因為本子的劇情很適合讓威廉再次深刻的帶入當時的情景,所以就藉著那篇故事,然後以威廉的角度開始寫了這一篇,融合一下就變成現在這樣,因為生前曾發生過那樣子的事情,所以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彌補的現在,威廉怎麼也不願意事情再次發生,如同文章裡面所說的,理解死而復生跟看著死亡發生……這兩件事情我是覺得完全不一樣的,如果能夠避免死亡的話,不論是誰都會盡力去避免的吧。

另外,我這篇也著實拖了好久……(面壁
有一度也是覺得自己寫的故事架構沒有本子裡面的故事那麼好,所以不太想點開檔案……標準逃避現實(被揍

但是想想……每個人的想法、解釋多少都有不一樣,所以要寫出讓自己滿意,能夠完整表達出自己想說的故事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吧。能夠做到這樣子當然是理想,現在的我還無法非常俐落地將我的想法完整寫在文字裡面,總是要東補西補的,但是我會繼續努力的。

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