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再遇見01

「我一定是瘋了所以才會寫這封信。」阿貝爾在將信封投入郵筒時這麼說著,有點自嘲以及幸災樂禍。

「我早跟你這麼說了。」身著白色大外套的艾依查庫站在一旁語帶酸意,交叉於胸前的雙手明顯地表達出自不關己的姿態。

利恩以及嘴中咬著食物的傑多則蹲在另一側的地面上,對著阿貝爾點點頭,表示同意對方的話語,但即便如此他們兩人也完全沒有阻止阿貝爾將手上蓋有古朗德利尼亞帝國軍徽的信封投入郵筒的打算。

那是封屬名給古朗德利尼帝國的元帥──艾伯李斯特的信函,同時也是這四人聚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會呈現目前這樣的狀況,站在艾依查庫的角度來說是個完全意外之外的巧合。

自從復活之後便與艾伯李斯特分道揚鑣的他,過著以傭兵為業的放浪生活,老實講,這樣子並沒有什麼不好,少了那些勾心鬥角且難懂的權力之爭,只需要聽從指令然後憑藉蠻力除掉委託人的目標便可以養活自己,對於艾依查庫來說已然足夠。

偶爾沒有接到委託的時候,還可以自由隨興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不受束縛,這才是艾依查庫一直以來想要的生活。他被艾伯李斯特禁錮得太久了,縱使那曾是自己的宿願。

而這次與阿貝爾等人的相遇,正好是某次任務完成後的一段空窗期,他照往常拎著自己的武器就往外頭跑,在經過某個市場的同時,聽見裡面傳出抓賊的喧擾叫聲,定神一看,一個低著頭抱緊身上大衣,怎麼看都像賊的少年正朝自己的方向奔來。

平時的艾依查庫是不會想特別做這種抓賊的工作,但今日就當作舉手之勞吧。艾依查庫站到少年逃亡的路徑上,眼明手快地一把抓起對方的衣領,正準備要一氣呵成的給那不知好歹的小賊一拳時,熟悉的驚呼聲鑽入耳畔。

「這不是跟在眼鏡男旁邊的狗嗎?」知道自己的過去,講話又這麼沒大沒小的傢伙,艾依查庫剛好就記得一個。

「傑多?」
「傑多!」

另一人的呼喚聲同時自右手邊傳來,艾依查庫抬頭一看,頂著一頭金髮格外顯眼的阿貝爾正朝他們兩人直奔而來。而更遠點,還能看見紫紅色長髮的利恩正不停地點頭,疑似在和店家道歉的樣子。

「謝謝您幫我抓到這孩子,真是非常抱……怎麼是你啊,艾依查庫?」因奔跑而彎腰喘息的阿貝爾語帶愧疚地不斷道歉,但當他抬頭看清對方是誰的瞬間,語調瞬轉。

「我才想問說你們怎當賊當到我的地盤了呢。」阿貝爾轉得極快的態度讓艾依查庫有那麼點不爽,所以他也不留情面地反譏回去。當前者欲開口說話之際,利恩的聲音也在這時插入。

「真是非常抱歉啊,這位先……怎麼會是你啊,艾依查庫!」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仰頭,重重地翻了個白眼,發出無奈的長音哀號。

於是在星幽界曾是戰友的他們於現世不期地再遇見了。

===

「沒想到阿貝爾那傢伙還在想著拯救世界啊……」艾依查庫雙手枕在後腦突然有所感嘆地對利恩說。吃完午飯的他們正輕鬆地走在大街上頭朝旅館的方向前進。

將那封蓋有帝國軍軍徽的信件寄出已是好幾天前的事情了,在懷舊的閒談間艾依查庫得知這群人正在策畫著拯救世界而且還有意邀請自己加入……以往的自己對於此等荒唐事情肯定會拒絕的,但那時的自己或許因為才剛結束無聊的委託工作,所以想轉換心情、做點瘋狂的事情而一口答應。

而阿貝爾也在得知艾依查庫與艾伯李斯特分開的消息後提出『邀請艾伯李斯特一起來吧!』如此異想天開的想法,於是便有了那封信。

「是啊,不過一點也不意外呢,他那人。」利恩看著走在前方的阿貝爾與傑多的身影語調柔和地說。

「不過你跟阿貝爾就算了……那小子是怎麼回事?」艾依查庫伸手,指指走於阿貝爾一旁,顯得身形矮小許多的傑多。

利恩苦笑了笑:「你不覺得把他放著不管很危險嗎?」

突然理解什麼似地,艾依查庫噗嗤地笑了幾聲:「也對。」

被談論的紫色短髮少在此時回過頭對著艾依查庫做了個鬼臉,見狀,獨眼的男子也不示弱地回敬個更醜的鬼臉,然後一連串幼稚的較勁便就此開始,走在旁邊的利恩見狀不住笑了出來。察覺笑聲的阿貝爾則是歪頭看著身邊三人微妙的氣氛,發現這群人的相處比自己想像中還要來得融洽進而感到欣喜不已,心想自己果然沒有看走眼,殊不知事情和他腦中所想的有些許出入。

終於回到旅館後,阿貝爾例行性地與其他三人分開,來到櫃檯查看是否有要轉交給自己的信件──那個自己一直期待卻遲遲不出現的回信──這次他終於沒有撲空,自櫃台小姐手中接過同樣蓋有帝國軍徽的信封時,碧色的眼眸張得老大,難得的感到緊張。

「嘿,有封疑似是艾伯李斯特的回信喔!」阿貝爾帶著響亮的叫喚聲衝入房間,男人誇張的舉止吸引了其他三人的注意力,他們停止手邊的動作,除了艾依查庫之外的兩人將目光投到阿貝爾手中有點扭曲的信封上頭,引頸期盼。

「話先說在前頭,艾伯如果要來的話我就退出。」艾依查庫賭氣地雙手抱胸,看著阿貝爾挑眉後將信封拆開,緩緩唸出信中內容:

『致我過去的夥伴們:

非常感謝各位如此看重敝人的能力而寫信邀約,無奈公事、國政繁忙而無法抽出時間與各位一齊拯救世界,實在深感遺憾。

不過,我本人雖然無法親臨現場與各位比肩作戰,但已派出一支私人的精良軍隊代替我與各位同行,希望能以綿薄之力為拯救世界盡一份心。軍隊莫約三到四天後會到達各位現在所在的旅館,屆時再請各位善加利用了。

祝 成功拯救世界
Evarist Wallenstein.

PS.我家那隻蠢狗應該說了類似什麼:如果我加入他就退出之類的蠢話吧,這是我教導無方,在此先和各位道歉,還麻煩各位多擔待、照顧他了。』

瞬間,艾依查庫的抗議聲天雷似地猛然炸開:「媽的!阿貝爾放開我!我要退出,不要阻止我!」

「冷靜點、冷靜點……」還來不及為艾伯李斯特信中所說的軍隊表現出驚訝的阿貝爾緊抓著暴走的艾依查庫一臉苦笑。

「那換誰去邀請古魯瓦爾多跟布列依斯?」傑多突來的問句讓現場驀地安靜下來──

──「我不幹!」阿貝爾與艾依查庫同時爆出一樣的回應,接著又繼續扭打起來。

以往總是作為和事佬的利恩這次只是在旁靜靜看著,一方面他也還在為信中所提到的軍隊感到驚訝,一方面是想到阿貝爾以及艾依查庫都不想幹的苦差事,最後肯定是會落到自己身上來了,領悟到這點的同時,驚訝的神情逐漸轉為今日不曉得第幾次的無奈及關愛。

利恩其實並不排斥這差事,像現在能夠看見過往星幽界的同伴、連隊的戰友能夠於現世戲鬧、談天、完成那些未了的遺憾,不管做什麼似乎都很值得。隨手從桌面上抽出幾張白紙,無視那兩人低層次的對話,利恩側頭任紫色髮絲捲曲在視線中,一面思考這次該寫些什麼內容。


看來,他們在拯救世界的這條道路上,還有一大段旅程要走。


˙Fin˙

===

後記:

這一篇主軸是想要說,復活之後的他們再遇見的小故事。

某天突然想到了阿貝爾復活後想拯救世界這件事情,而邀請艾伯加入肯定會是個問題,覺得這段故事有些片段很有趣,想發揮一下,於是就寫出了這篇。設定上,我認為復活後的狗狗跟艾伯分開了,而他們幾個人則是巧遇狗狗後才終於有管道能夠邀請艾伯一起加入拯救世界的行列。

至少寫信上,可以加上狗狗的簽名或者帝國的軍徽等等的,不然信件肯定在第一關就被刷下來之類的吧XDDD

至於之後他們到底寫了什麼內容給王子和審判……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wwwww

這篇是我個人難得覺得有點好笑的文,希望大家會喜歡。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