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道藥師-前傳之二

 

其實這便是六柴一直想結合藥草化學做出來的變種魔物,而這隻可以說是半完成品的東西則是他上一任合作藥師所留下的成品,後來那個藥師對此成果感到十分滿意,便自動地表示想退出研究,進而結束了與六柴之間的合作關係,而我正是為此被邀請來的。
 
藥師翻動書頁一邊想著,因為某人離去而要找某人遞補這種事情所有人都已司空見慣,只是很簡單的供需交替罷了,比較讓他感到驚訝的反而是身邊這個幫他拿書的魔物,雖然已經和出現在野外的魔物打過照面,但近距離接觸仍舊使他感到不可思議,有種『原來這種魔物是真的存在啊!』的莫名讚嘆。
 
在藥師初進入六柴所擁有被作為研究用的宅子時,對方便將這隻魔物贈與他作為見面禮,藥師知道這同時也是那人要博取自己信任的一個起手勢。
 
他們兩人合作的模式很簡單──藥師將自己的實驗成果交給六柴,六柴則以藥師所需的資料和實驗資源作為交換提供給對方。後者絲毫不在意對方拿那些實驗的報告之後作了些什麼,他只是沉迷於這些自己還不曾擁有過的新發現,無度的爛醉其中。
 
但不論任何事情總有它的極限所在。讓藥師迷戀的各種發現和研究手法帶給他好段時間的快樂與新鮮感,然而這些感覺在時間的催化下,進展開始便的緩慢、黏稠彷彿深陷淤泥之中。另一方面,自己的研究成果不斷地被送到六柴手中,卻始終沒能得到任何正面回應的單向軌道令藥師有些許沉不住氣。
 
畢竟,這時的他來到這裡也已屆第三年,依然毫無任何回應。
 
自視甚高的藥師能夠忍受所有人對自己的不理解,但他唯獨不能忍受自身努力的成果沒有後續消息、沒有得到實質回應。自己在藥草學上是那麼的有才華,肯定能夠超越前人製造出最符合對方理想中的藥劑,所以實驗也該有所斬獲抑或突破才對,不該如現下這般卡在瓶頸,毫無進展!
 
藥師的虎口緊緊掐住書背。他想,若不是六柴對自己有所隱瞞,那麼就是現在做出的東西仍不夠標準──藥師不到片刻間便自然地選擇了後者。思路清晰的他在合作前就已知曉這次的合作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有求於人的人是名為六柴的男人,自己頂多帶走所有資料,揮揮衣袖走人了事,並沒有任何的損失,或許會有點遺憾無法繼續使用這些器具和藥草,但也就如此了。
 
藥師開始思考究竟自己的成果還有哪裡不足,為了解開這個他不可容忍的謎題,現在才會佇立於書庫之中,尋找更多的線索。藥師喃喃自語著白紙頁上的文字,同時又將另一本書放到魔物背上,這霎那,書庫的大門猛然被打開,門外的光線筆直灑入偌大的庫房中。站立於深處的藥師眼瞳視線被光芒牽引來到門口,彎腰靠在門框上的六柴正露出弦月似地笑容回望他。
 
「末鴞先生在找資料嗎?」
 
藥師輕點頭同時以眼神傳遞自己的反問。
 
「我們的實驗有了滿意的成果囉。」彎月的笑容更加深了些。
 
被稱為末鴞的男人頃刻露出驚訝的神情後點點頭,他壓下了內心狂烈膨脹到即將破裂的興奮及好奇,把尚未翻看的書籍塞回架上,便轉身跟著六柴來到大廳中。
 
末鴞從未進去過六柴的研究室,自己的研究成果和更多的資料總是在大廳中相互交換,極少討論,他們兩人彷彿只是例行交換貨品的商人,無話可聊。末鴞與六柴都是喜歡獨自做事的人,他們的私人空間擁有絕對地安靜和自由,正因如此末鴞才會在發覺手邊資料不齊之際仍選擇在此研究。
 
大廳中央,佇立了一頭高達一層樓的巨獸,原本以為是六柴不知道從哪抓來的野生動物,靠近之後才發覺那是六柴贈與自己的魔物放大版。末鴞先是露出疑惑的神情跟著是了然於心,他走近魔物的身邊,並且伸手碰觸像是要確認眼前這東西並非自己的幻覺。
 
堅硬外殼、過高的體溫以及如牛低喘的呼吸都深深地震撼著藥師。
原來自己所做的東西真的能夠製造出如此這般的怪物嗎?
 
「哈……哈哈……居然……」末鴞怪笑著,他像是找不到該以什麼詞彙還來表達自身不停翻攪的情緒,只能發出毫無意義的片段笑聲,然後張大眼眸,一下都不眨。
 
「『牠』很漂亮對吧?」六柴走至末鴞身後,自他背後伸手越過肩頭摸上魔物應該是手臂的位置,眼神沉醉地凝視這龐然大物:「擁有鋼鐵般的外皮、無與倫比的力量,而且只聽我們命令的強大魔物……」
 
「你……到底想做什麼呢,用這魔物?」末鴞沒有轉頭看向六柴,他用相同的眼神一齊注視這走在不可思議邊緣,如今卻具現在指尖的魔物。
 
「我想要這個世界啊,很簡單的願望吧。」六柴笑了笑。
 
「真是個瘋子。」
 
「你不也一樣?」溫吞話語間夾雜如挑釁般地隱性稱讚。六柴在逐漸收回手心的同時反按藥師肩膀,湊近側臉貼上後者耳畔:「為了感激你的辛苦,這魔物就給你來命名吧。」語畢,六柴再次伸長手臂,猶如介紹自己得意作品那樣,以指尖畫出無形的圓弧。
 
末鴞朝前踏去,雙手服貼於魔物的正面上,雙唇開開合合,無聲地咀嚼著文字。
 
「就叫『化燁』吧。」末鴞回過身,嘴角帶著歪斜喜悅。
 
「化燁嗎?──很適合你的名字呢。」
 
「……什麼?」
 
六柴刻意拉長的嗓音把末鴞自心醉迷離中硬生拖出。
 
「我嘗試了很多方法,但都無法得到理想的成果,不管是用什麼動物的屍體都一樣……」六柴再次傾身來到末鴞身側,握住那人的手背引導細長的指尖輕觸在化燁堅硬的外皮上。
 
「將製作好的藥劑打入實驗體中,讓藥劑透過血液被吸收,改變肉體的結構,這就是化燁,我們的成果,但由於活體不易制服且不清號令,所以我突發奇想改成使用屍體……本來以為不會成功的,想不到屍體竟然也能夠變成化燁。某方面來說,我們可是他們的再生父母啊……」聞言,末鴞深色的眼眸露出疑惑然後轉變成顯而易見的驚訝。
 
劇痛於驀然間由背脊襲上,他悶吭一聲,使勁推開六柴,然後失衡踉蹌地跌倒在地面上,雙腿拼命的使力卻怎麼也站不起來,藥師半攤於地板上,惡狠狠地瞪著朝自己走來的六柴,緊咬牙關。
 
「你知道為什麼化燁會聽我們的命令嗎?」低啞嗓音邪佞地爬入耳中。
 
「六柴你這……傢伙……」反胃感湧上喉頭。
 
「末鴞藥師要感到高興啊,您可是第一個活體實驗的人類啊!」六柴舉起手臂,高亢的嗓音響徹廳堂,男人手舞足蹈地開始在跪倒於地面上的末鴞身邊不停繞圈。
 
「啊!噁呃……啊!」劇痛開始從背脊蔓延到四肢末梢,藥師越是想行動,疼痛就越是劇烈地侵蝕著他,身軀以及手臂開始感覺到詭異的凹折,深色眼眸記錄下身軀異變的變化,末鴞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身軀以非常理的角度開始彎曲變形,皮膚發黑並且隨硬化而凹凸不平,宛若粗製濫造的金屬盔甲逐漸覆蓋全身上下。視野在完全模糊之前就已被增生的硬皮掩蓋。
 
「嘶……啊啊……」末鴞低喘嗚咽,沉重的感覺自頭頂狠狠地壓下,猶如披掛萬斤巨石讓男人動也不能動。他突然知道上一個藥師究竟在哪了。
 
「六……六柴……」幾乎是低吼的獸音隆隆低響著,在他意識完全被吞噬的前一刻,於偌大廳堂內地鳴般的低響著。
 
 
 
 
待。
 
 
===
 
後記:
 
第二篇的內容改了很多次,因為原本想好的四大章節段落某一天在我睡醒的時候突然跑掉了,所以又重新安排了幾次劇情的分段在哪邊。這次的劇情安排上……自己覺得有點……言不達意,畫面跟人物的感覺沒有出來,還因為有點跑掉,砍掉很多段又補,補的超困擾(躺
 
這邊說到了,化燁這種怪物的誕生,其實根本沒啥說到,因為那不是本故事的重點(欸),總之化燁就是合成怪物,至於這種事情是否成功不在我的考慮反圍內(淦)只是要說這怪物是藥師做出來的,而他自己同時也被背叛變成化燁,算是因為六柴要滅口吧。
 
至於之後……他當然會變回人類,第三篇會開始講他變成化燁之後的事情。
 
這前傳預計是寫到,藥師遇到了道那邊作為前傳的結尾。然後……藥師的名字我是隨便取的,用了我喜歡的兩個字,但是比起來,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第二個名字「諸止」,以及本傳故事裡面的「也」雖然我現在對這名字有點哭笑不得WWWWWWW
 
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有什麼想法或者看不懂的地方都歡迎跟我說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