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上帝的收藏品-01

 
「嗨嗨──!聽得清楚嗎?各位好,我叫做蓋伊˙坎伯爾,是N台的新聞記者同時也是自由作家,我要來跟各位分享個有趣的故事。我認識一個傢伙,他叫做查爾斯,查爾斯˙杜曼,而我正是要來講他的故事。為什麼我要特別來說他的故事呢?告訴各位,這傢伙可不是普通人啊,他……可是上帝派來的使者,也就是所謂的天使喔!」螢幕上的男子得意地笑了笑。

「我知道這種事情很荒謬,但我可不是在開玩笑。查爾斯自稱是上帝的第三十三個兒子,因為和自己的老爸──那個所謂的上帝不合,所以接下了這份必須外派到我們所在的人界的工作。嗯……他其實沒有跟我說的這麼清楚,總之,他很討厭他老爸,所以接了工作跑到這裡來的意思是就是了……真是個叛逆期的小孩啊。」蓋伊點點頭,像在認同自己所說的話。

「順道一提,我們大家心目中對於天使的印象應該都是如小嬰兒那樣,肥肥胖胖很可愛,還長著一雙小翅膀對吧?不過這個叫做查爾斯的天使完全不是這樣呢,根據我的粗估這傢伙身高至少一百八十公分以上,擁有一頭短短微捲的金髮和一對綠眼睛。總是穿著西裝搞得自己跟上班族沒兩樣。」他摸摸自己的下巴,然後又是不斷地點頭。

「嗯──而他被派來的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故事。簡單的說,他是要來替上帝做些上帝不願意做的骯髒工作,比如說:『殺人』之類的,而且還不是殺罪犯,而那些他老爹喜歡的人喔。」蓋伊的手指彈了一下螢幕,才接著繼續說:「懂我的意思嗎?因為啊,人在死了之後都會回到上帝身邊去,所以還活著的我們等於是離開了祂,然而在這之中,有些人是上帝很喜歡或者很想念的人,所以祂就派……啊?」

蓋伊的話語突然被打斷了。

「你這傢伙是學不到教訓嗎?」一名身穿西裝的高壯男子無聲息地出現在蓋伊的背後並且朝畫面走來,因為高度的關係只能看見那人所穿的黑色西裝褲,只見蓋伊像隻貓似地被拎起,然後扔於後方的床板上頭,西裝男子也同時離開了視訊攝影的範圍。

「嘿,好久不見啦,怎沒通知我你要來呢?」

「你閉嘴。」

「不!查爾斯,住手,不要……」

畫面的角度猛地被扭曲跟著就完全失去了訊號。


===


「不!查爾斯,住手,不要……砸壞它……」話語到最後彷彿掉進水溝。

「不過只是台電腦,賠你就是。」查爾斯若無其事地坐上床板。

「我說的是硬碟裡面的資料啊……」男人著急地對著那台半毀的電腦敲敲又搖搖。

「你早就都備份了好嗎,當我第一天認識你。」

「但是剛剛的錄影沒有備份啊。」

「不然你以為我來幹嘛。」查爾斯聳聳肩膀。

「噢不……全毀了……天啊……」幾經嘗試發覺完全無法修復後,蓋伊頹喪的坐上地板,他有股衝動想直接躺平在這空無一物的地板上。身為記者的他因為時常需要跑外景、配合出差調度的關係所以必須隨地點租房暫住,為了省錢,蓋伊總是租小坪數的套房,只要有張床和桌子,他便能夠處理所有的事情。也因此他的私人物品並不太多。

聽見蓋伊的哀號聲查爾斯愉悅的哼起樂曲。

這名上帝之子其實並沒有監視蓋伊的一舉一動,今夜會突然想出現在這傢伙的房內純粹是因為第六感。當時正坐在客廳中看書,一邊聆聽音樂的自己突然重重的打了好幾個噴嚏,並不是說天使不會生病感冒……噢,對了,天使除了擁有一些超能力以及所生活的次元不同之外,其實跟人類沒啥太大的不同,然而連續打好幾個噴嚏對查爾斯或者一般人類來說都是十分不正常的事情。

在考慮要去看醫生之前,『先去看看蓋伊這傢伙在做什麼』的想法洶湧如海潮般湧上淹沒了查爾斯,當查爾斯的思緒回歸到平靜的同時,他發覺自己已經站在那個人所租的大樓門口了。查爾斯唾棄地想著自己也太疑神疑鬼了,又卻覺得這不能怪自己,畢竟身為記者,求知若渴以及誇大其辭都是那人的本分,擁有太多次累犯紀錄的蓋伊實在得不到他一丁點的信任,所以就當作是例行性巡邏吧。

如此想著的查爾斯扭頭笑笑,前腳才剛踏入大門,他整個人便穿越似地來到了蓋伊的房內,而巧的是這傢伙正好在講自己的故事呢──查爾斯陰冷的笑著,毫無聽蓋伊繼續長篇大論的念頭,立即出聲喝止,並且將人一把丟到床上去,好遠離電腦這危險的東西。伴隨蓋伊的極像要哭的聲音,手一劈便將整台筆記型電腦折成一個V字形,就像是動畫影片裡頭看到的那樣。

接著查爾斯自在的往後一躺,順勢坐上蓋伊的床鋪,看著對方慌張且錯愕的想拯救那台電腦──自己的第六感依然準確啊,他愛死了。

「你真的有這麼討厭你老爸?」蓋伊不知道何時放棄拯救電腦,轉而自冰箱拿出啤酒,並且於坐上床面的同時遞了一瓶給查爾斯。

後者順手接過將之打開,灌了一口後才回應道:「討厭嗎?……倒不如說是沒感覺吧。」他又喝了一口:「畢竟我們可沒有你們這樣如此緊密的家庭觀念,兒子這稱呼,只是碰巧而已。」

「我不懂你的意思。」蓋伊咬著鋁罐邊不解地探頭追問。

「我也從來沒想要你懂。」查爾斯一個彈指將蓋伊過度接近的臉趕走。

「所以是觀念的問題嗎?」

「誰知道呢。」查爾斯聳肩含糊地帶過。他原本思考著該如何將自己的狀況以人類聽得懂的文字表達,但想想,自己本來就無意讓人知道這件事情,那又何必想得如此縝密呢?他總告訴蓋伊自己是討厭父親所以才來這裡的,但查爾斯自己知道,所謂的父親只是簡略許多的代稱而已,他討厭的是自己所出生的那個世界。

「這樣子啊……」接受到拒絕的暗示,蓋伊也沒有白目的繼續死纏爛打,他雙手捧著啤酒望向乾淨的天花板若有所思。

「你又想到什麼奇怪的新聞標題了嗎?」這傢伙可是累犯啊!

「誰知道呢。」蓋伊裝模作樣地聳肩帶過。

「你這傢伙……唉,算了、算了,我可不想連周末夜都跟你耗在這。」查爾斯一口灌完手上的酒,跟著站起身來一副欲離去的模樣。

這男人除了是上帝派來的使者外,同時也是一個玩咖,凡舉夜店、酒吧、名流Patry或者慶典什麼的,查爾斯都參與過。大概是因為不愁吃穿以及金錢來源,這傢伙在工作的閒暇之餘還挺熱情參與人類的社交活動。反正他是上帝的兒子,不小心把女人的肚子搞大,搞不好還不用負責任哩。

蓋伊賊笑想著,目送查爾斯走向門口時補了句話:「嘿,你離開的時候記得要開門啊!」

被點名的查爾斯翻了個白眼,一跨步便穿過了門板,消失在蓋伊眼前。

「喂!查爾……喔,天啊,房東到時候又要拿奇怪的靈異影片來問我了。」蓋伊嘆氣抱怨著,然後翻下床鋪坐到地面上,隨手抓出一本夾滿雜亂紙張的筆記本,抽起卡於書脊的筆,於大開的書頁中迅速地撇了幾個字:「上帝的家庭教育似乎很失敗?」他猶豫了一會兒才補上那個問號。

「身為記者可沒有那容易被打發呢。」在那幾個大字的下方,蓋伊接著繼續寫。

「既然沒有故事只好靠自己補啦,我專業的很。」他彷彿靈感大降而振筆疾書著,此時門房突然發出喀拉的聲響,嚇得蓋伊連忙用雙手護住筆記本,抬頭看看後卻發現只是虛驚一場。

「嘶──查爾斯那傢伙才不會開門咧,我都忘記了。」以文字替自己下了一個安定劑,翻開筆記本,蓋伊繼續振筆疾書。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其實我覺得我這系列故事想埋的梗都在這篇說完了XDDD怕大家看不懂,在這邊解釋一點東西。

首先,因為這系列想要走類似都市奇幻的設定,所以在我的設定中查爾斯確實是上帝派來的使者,但是我自己本身沒有特別深的信仰,所以查爾斯所出生的世界,也就是上帝那邊的設定基本上不太會提到,啊,不過會解釋一下,查爾斯不想待在那個世界的原因就是了。

然後筆法也會較為輕鬆,簡單,如果太過白話或者太無聊的文字也請跟我說一下,自己常常當局者迷會沒有感覺到(艸)

而主要想說的故事,還是會比較偏向查爾斯在人類世界所做的事情,以及因為這傢伙的一些特殊能力和煩死人記者蓋伊之間的故事做為主軸。

之後會有個名叫突爾門的傢伙出現,算是一個我自己也很喜歡的角色,而且他其實已經出現在我日更子裡頭了。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兩篇。

上帝的收藏品-02
上帝的收藏品-03

簡而言之,突爾門就是個欠揍的弟弟,因為太無聊沒事幹,所以跑來人類這邊鬧他哥哥。

目前人物設定的部分大概是這樣子,如果有人喜歡這樣子神奇的設定我會很高興的XD

至於發想的話,應該要說是,總覺得世界上某些很偉大的、很厲害的人啊,都很早死,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呢?我這麼想著,然後結合了所謂『人死之後都會回到上帝的身邊』這個曾聽過的講法,變成說這些人的死可能是因為上帝太過想念這些人,所以派了自己的使者先把他們帶回身邊這樣子。

說出來之後瞬間覺得好恥

 
我自己知道這樣子的想法實在很微妙,但奇幻科幻不就是這麼來著的嗎XDDDD(被大師圍毆

另外,我自己其實也不是秉持著人死後會回到上帝身邊這套的人……所以我還是很怕這事情就是了(爆哭)

是說,因為自己很少會寫到算是架構於現實世界又提怪神怪的故事類型,一方面怕自己寫現實層面的東西會被打槍,也有點緊張會因為宗教之類的問題導致這系列會在某些人眼中被批判……唔,我真的只是單純的覺得這樣子的想法、故事好像很有趣,所以就開始動筆了,請各位不要帶任何宗教色彩之類的眼光來看這系列,謝謝各位。

這系列故事有個大主軸,但是想要寫豐富點,所以之後可能會開放給喜歡這系列的朋友們提供劇情線路的機會~如果我沒有棄坑的話(喂

謝謝各位看到這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