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道藥師-前傳之一

===

木製的破舊門板帶著吵雜的碰撞聲被快速地打開來,踏入門內的男子滿臉大汗,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然後什麼也沒說就往粗石地面跪去,雙膝觸地發出摩擦聲,他氣還沒喘完也不等他人詢問,便切急的抬頭張口:「藥、藥師人到了!」室內霎時一陣嘩然。
 
一名蓄著白色長鬚貌似領導人的老者跟著快速卻顫抖地站起身,他張得老大的眼眸彷彿在質問這消息是真是假,當老者的意念準備化為言語脫口的瞬間,跪地男子身後敞開的大門,刷入一名身穿藥師袍的年輕男子,他筆直地踏入房內,跨過跪地男人擋於他路徑上的手掌,來到老者的面前。
 
藥師挺直腰桿,他清秀的臉龐以一種居高臨下的角度俯瞰站起身的老者以及旁邊的眾人,深色眼眸被隱於他散亂的瀏海下,那是毫無醫者憐憫的冰冷視線,年輕的藥師高姿態的表示對方若不先委身開口,那麼自己也將不會有任何的動作。
 
只可惜在場除了藥師之外的人都像啞了似地,張著嘴就是吐不出半句話。
 
「據說此村有事相求?」
 
「啊……是、是的……」此時村長宛若大夢初醒似地,連忙湊上前去,恭敬地帶領藥師坐上那張屬於村長才能夠坐的椅子。這位藥師趾高氣昂的個性他們都已經知道了,但卻仍在親自見識的當下略感無措──這人和以往所見的醫師、藥師所散發出來的氣質相差實在太多,若不是因為適逢瘟疫以及莫名出現的吃人魔獸導致人人避之惟恐不及,他們也不願意花大筆金子卻還請來個這麼不厚道的藥師。
 
村長無奈又痛苦地想著,並非捨不得花錢來救助自己的同袍,只是這藥師根本趁人之危,不僅藥價開得比以往都來得高,態度還如此跋扈不羈實在令人難以認同……但,他們也確實毫無辦法,原以為逃過魔物肆虐的村子能夠以此種好運繼續生存下去,但同時興起的瘟疫卻猶如遲到似地侵犯到他們這裡,原本就僅有數十人的小村落幾乎是在一夕淪陷。
 
能行動的村民四處尋找仍有餘裕的醫師、藥師前來救助,而他們能力所及可以找到的藥師就眼下這位,如今村長只祈求這人能夠治療好自己的村民們,那怕他要多少報酬都沒有關係……
 
老者不安地搓揉雙手,看著藥師聽完自己的請求並且談好價碼後,拉起衣袖邁步走出村中的會議廳屋。
 
「希望這位藥師真的能夠拯救我們啊……」四周的人們抱持著同樣的想法,紛紛握緊雙拳替這次的無妄之災做最後的祈禱。
 
===
 
「這帖藥回去以熱水化開吃三夜後看狀況,若不再乾咳以及畏冷便可以停藥了。」帶著織布口罩的藥師逕自把病人的基本狀況以及服藥的注意事項寫於紙張上頭後,將幾把捆裝的乾燥草藥放置紙張中央後捲起,準備交給坐於前方的病人。這是他今日重複快要第五十次的事情,雖然報酬確實談得很豐厚,但如此一成不變的工作仍舊令他感到厭煩。
 
若不是旅行費即將要用盡了,自己怎麼也不會想要進入這瘟疫之村,做著重複且無聊的醫療工作。對於這位藥師而言,有興趣的只有那些藥草幾乎無法掌握的各種功效,不管是醫療或者是毒藥方面皆能夠發揮,甚至還可以改變時常食用者的性情以及外型這等等的未知都使他異常著迷。作為救人濟世的醫生、藥師從來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
 
據說前陣子與瘟疫幾乎同時冒出的奇異魔獸就是因為食用某人特殊調配的藥草後才由人類變成魔物的,他對此非常有興趣,據聞調配這藥劑的人潛伏某片地域中,亟欲解開其中的秘密他二話不說便來到那個地方,然而僅知道源頭是在這裡的某處卻一直沒有找到線索,不斷徘徊的下場就是旅費的短缺,因此當急著尋求救助的村民來他到眼前時,簡直是上天賜良機。
 
『剩下最後一個……』藥師雖然依舊不耐,但想線索可能就在附近,心情也就稍微平復了些。而後將藥品放入對方的手心中,眼前的村民滿臉感激地收下藥帖,並且反握住藥師的雙手,這個動作讓後者遲疑了瞬間。
 
「感、感謝藥師您不怕瘟疫以及魔獸前來幫助我們這個村子啊……」那名病人緊握他的手,雙眼幾乎要泛出淚水似的這麼說後才依依不捨地放開,當那人即將轉身離去之際,一聲高音的輕哼如針般地刺在周遭所有的村民耳中以及背脊上。
 
「哈哈……原來你們村長沒有和你們說嗎?」
 
「……?」場面霎時一片疑惑,同時有幾人彷彿給雷炸到似地,拔腿便往藥師的方向衝去,只可惜腳程遠遠不比已經掛在嘴角邊的話語快,藥師從容地站起身來將口中那充滿諷刺意味的文字緩緩道出:「我並不是來這窮村子做義醫的,若不是你們村長極力懇求我,還給了十分優渥的報酬,不然誰會願意到這窮鄉僻壤做苦行醫呢,呵。」輕挑的笑聲作為結尾,男人聳聳肩膀,對於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錯愕以及不善眼神絲毫不在意。
 
「你……你這……」蠢動的鮮明憤怒於人群中微微升溫,當劍拔弩張的氣氛攀升至最高點時,一個拳頭冷不防地朝藥師而去,後者警覺地要閃避卻仍舊被擦過臉頰留下一條微種的紅痕,而攻擊者沒有讓他喘息的餘地,下一個拳頭緊接而上,但卻在即將命中的剎那間被擋下。
 
那是藥師的手心,意外有力的反擒制住攻擊,臉孔隔著手心惱怒且訝異地看著對方,被接下攻擊的男人也擺出同樣的神情。藥師在下一秒便收回自己的情緒,回到始終不變的冷漠。獨自在外闖蕩的藥師練就一身不錯的功夫並非少見的事情,因反擊而理解這點的男人咬牙、面色難看地收回自己的攻擊。
 
在村子內鬧大事情對誰都沒有好處。
 
藥師拍拍衣袖,淡泊的開口:「你是最後一個病人了。」
 
「──老子就算病死也不會給你醫!」男人氣沖沖地以拳頭重擊桌面轉身就走。
 
「……」藥師並不以為意,點點頭就像是收到了那人的旨意。村民逐漸四散離去,廣場上只剩藥師一人輕哼著小調收拾物品。
 
===
 
「藥、藥師您怎麼可以把事實和他們說呢!?」
 
「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能說的,收錢治病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這樣說也沒錯,但……」村長愧疚地低下頭,一小把紙鈔被推至他的眼前。
 
「有一位村民沒給我醫治到,所以這酬勞我不能收。」只是藥師才說完,村長便以慌張的動作將之推回去。
 
「不、不、不……您肯來這裡行醫,就已足夠了……」理解對方是不會收回這筆錢的幾秒後藥師才跟著伸手拿起那些紙鈔放入隨身的行囊內,然後順勢取出一包方才開給村民的藥遞給了村長。
 
「那麼這藥再麻煩以熱水泡開讓那位村民服下。」儘管自己是如此的高傲、不通人情,但收了報酬就必須將事情妥善解決才可以,無關乎是否以行醫做為目的,純粹是男人對自己的原則罷了。看著村長一臉感激地收下藥包後,年輕藥師才提起自己的行囊,欠身準備離去。
 
他筆直地走出村莊,如初來乍到那時一樣,沒有任何慰問亦或道別。
 
藥師離開村莊後,隨意的歇於樹腳邊,開始整理、紀錄接下來的行程會用上的東西。輕淺如風鳴的叫喚聲從正後方傳入他耳中,藥師機警地站起身同時抬頭,一名骨感纖細綁著短馬尾的男子站在某棵樹的樹梢邊上,與藥師四目相對。
 
「初次見面您好,敝人名為六柴,看您醫術十分高明所以想和你商談個計劃。」自稱六柴的男人掛著人畜無害的微笑,並且在語畢的同時跳下樹梢。
 
聽見『醫術高明』四字的瞬間,藥師惱怒地嘆氣並且冒出強烈想轉身的念頭,然而接下來的文字卻徹底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您對最近出現在此處的魔物十分有興趣對吧?」
 
「你怎麼會知道?」吐出的文字帶有淺而易見的敵意。
 
「因為我就是製造出那些魔物的人啊,嘻嘻──……」那人的臉龐頃刻間扭曲成一種難以言喻的不善感,但藥師並沒有就此退卻,他站定身子正視眼前怪笑的男人。在思考這兩者有何關係前『魔物的製造者』這一詞已湧滿思緒。
 
「……若藥師肯與我合作,那麼有關魔物的資料我都能夠全部提供給您喔,甚至各種稀有藥草的來源以及經費敝人我都可以全權負責,您只要專心研究就好了。」
 
儘管內心依然有無數個問題想脫口而出,但在這個時刻都被拋諸腦後。藥師姣好的面容綻放出淺淺卻邪媚的笑容,邁開步伐投向那未知的合作之路。
 
 
 
 
待。
 
===
 
後記:
 
這是要道藥師的前傳。就是主篇故事的前傳,主篇故事詳見這邊。

道藥師
 
我上禮拜才在跟有看《道藥師》系列的親友說:我到底在幹嘛,主篇故事都還沒寫個幾章節就不斷冒出前傳的IDEA該如何是好wwwww我親友只跟我說,那很正常啊~~~(天使笑
 
那可以讓我不正常一點嗎,讓我先把主篇故事在來寫前傳啊(大笑
 
總之,這邊在說的是也跟道一起旅行之前更早更早的故事……如果要說時間點的話……大概是二十到三十年之前的事情吧,至於為什麼也在這裏是年輕的藥師,本傳也依然是年輕的藥師,這一點會在之後的故事揭開,不過很老梗就是了,哈哈。
 
另外,本傳的也是有點機車的師父,而前傳要寫的也就是個滿腦只有研究草藥,其他都不重要的王八蛋,誠如一開所言,就是不懂人情世故,高傲的人這樣子,所以個性上應該是滿討人厭的……預計是這樣子啦,但我對這種個性苦手(你每個都嘛苦手)所以不知道這樣子的也到底有沒有討人厭的感覺(欸
 
雖然說高傲機車,但是對於該做的事情還是會徹底的做好非常有責任感的性格,而且能力確實也十分強。而在後續的故事中會發生一點事情,稍微融化他這目中無人的個性,變得像是本傳那樣比較通人情的藥師,至於是怎樣,請大家敬請期待啦~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歡迎提供任何指教,有興趣想跟我討論也歡迎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