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片段27

故事發展至如此事態,倒也說不上什麼驚訝了。

布列依斯旋身關門後把豔紅披風掛上衣架,順手將微亂的銀髮撥整跟著雙手環胸靠在窗框邊,淺色目光拉得又長又遠,視野隨之模糊起來。灰白色的雲霧氾濫在星幽界的浩瀚大陸上,它們不規則地層次相疊,反射薄弱光線營造出飄渺虛無的感覺。若非自己曾親身踏入其中與存在於此地的各式魔物交手過,他可能會以為這個死後世界是個宜人仙境。

但,即便這裡確實是,布列依斯也不會想要多做停留──至少從前不會。

會這麼想並不代表現在的他想留在這個地方,長髮男人知道自己只是略感迷惘,才會在親手拓寬的道路上有所猶豫。

旅途之初的目的是什麼呢?布列依斯無語自問;無人應答。扭了扭頸子,將靠在窗框的姿勢調整得舒適些,髮絲從肩頭輕慢滑下,殘留幾綹細絲像點綴紅衣的銀色花紋。

他突然想起了梅莉雅。

女孩和自己同色的銀長髮飛揚在半空中,舉起小手踩著雀躍步伐朝自己跑近一邊以稚嫩的嗓音喊著『哥哥』的可愛模樣。距離窗框極近的唇角彎了起來。哪怕這已是數年前無法再重現的記憶,仍舊可以使布列依斯毫無自覺地對著無物露出笑容。

過去的回憶太容易讓人耽溺,忘卻現實。

在聖女的口中得知有復活的機會時,說不驚訝是騙人的,雖然心思縝密的他於瞬間閃過了許多疑惑卻不敵急起直追的喜悅感。那時的布列依斯大腦飛快地想著,自己或許可以回到過去改變些什麼;或許能夠挽回一些無端的遺憾;或許還可以與梅莉雅相依為命,或許、或許……

然而,他的或許以及期盼卻在記憶依序回到腦海的過程中逐漸剝落。

──如果讓自己所遺憾的一切人事物都已變調的話,那麼復活還有意義嗎?

無法由自身找到答案的布列依斯將思考迴路轉了方向──其他人又是為何而在星幽界尋求復活呢?

思緒不意外地閃過艾伯李斯特的身影,那位擁有古朗德利尼亞帝國部分軍權,與許多上位者及其女王的私情甚佳,幾乎可以說是帝國的地下領導者,身側還有一名如忠犬般的親信副官,並且於自己最壯年、巔峰的時刻死在親信懷中的他究竟還有何遺憾可言?

但……這人可是尤拉斯大陸之上的一國梟雄,擁有極大野心的他絕不可能因為擁有這些便就此饜足。而跟隨於其左右的金髮副官也會同那人的意志一齊甦醒於星幽界,艾伯李斯特所期望的就是艾依查庫所期望的,那人的理念被後者奉為一生的宗旨。即便他們在生前便因理念不和而分開過,但又在死亡降臨的那刻展現出布列依斯永遠也無法得到的對等關係。

那是不論他在導都之中與馬庫斯抑或是在連隊之中與古魯瓦爾多都無法得到的關係。

想起自己短暫一生之中較有交流的兩人,布列依斯不禁疑惑起他們想要復活的理由又是什麼。

馬庫斯先姑且不論,藏在他那身盔甲之下的秘密還是太多無法釐清,但那位在生前便嚮往死亡的黑王子又是為了什麼而尋求復活?是因為對踐踏生命的渴求仍無法滿足或是真有些什麼令他所遺憾的事情未能完能呢?

這一點,審判者始終想不透,原以為自連隊分離後的彼此都有了改變,但在看過記憶之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古魯瓦爾多的固執超乎自己的想像,即使已貴為王國的治理者卻依然不改其喜好殺戮、掌握生命的乖戾性格。

布列依斯不只一次問過對方究竟是為何想要復活,得到得答案卻只有毫無回應的冷淡或偶有的聳肩。或許當初黑王子也與自己一樣期盼著在記憶恢復的旅途間找尋復活的理由以及其後該做的事情,但這些等待卻都換來和自己不相上下的痛苦生前。

在這個星幽界如他這般的人肯定還有很多,不論是因為記憶的恢復而越發失望的靈魂亦或根本無所謂強烈的遺憾卻還是來到死者之國的靈魂。他摸不明白人們對於遺憾的定義何在。但,事實是他們早在死亡的那刻便失去了所有選擇權,布列依斯不明白的或許是炎之聖女喚醒靈魂的標準何在。

腦海中閃過更多在死後世界認識的人們,想起他們闡述各自的過往和那些想要於復活之後所補足的遺憾。過小的世界讓不少人的生前都有所交集,有的是對立;有的是同盟;有的看似毫無交集,卻在時間軸上有著蝴蝶效應一般的因果關係。

抱持各種不同想法的戰士們為了實現自身願望而前行戰鬥著,在所有人的願望相互牴觸的現世,會呈現何種亂象,布列依斯連想都懶得去想,更甚地假設,復活後的他們若留有星幽界記憶的話,想必會更加地不穩定。

儘管這一點布列依斯無法確認,但沒有借鏡的重新開始只會重蹈覆轍。
這種事情在位於高處導都的審判者見得太多了。

──除非聖女口中的復活是將所有人定在現世目前的時間點上。

無數不確定、無法掌握的因素使得審判者得不出任何一個適當的解答。他只知道,對自己以及許多人而言,在一個已經失去一切的時間軸上的復活,沒有分毫意義,而星幽界的奮鬥更堪比是場鬧劇。

所以審判者清楚明白,自己所需要的並不是單純的復活,而是回到過去。

倘若有朝一日真能回到過去的話,那麼布列依斯想自己或許不會選擇去連隊與魔物廝殺;不會選擇進入導都與過往的同袍拔劍相向。他會選擇安靜地伴在梅莉雅身邊,看她微笑、看她說話、看她唱歌、看她越長越大,越來越有淑女的模樣──

──看她叫著自己並且牽起彼此的手腕一同朝向夕陽前進,直到日落終焉降臨。

 

˙Fin˙

===

後記:

不知不覺我還寫了不少有關布列的文呢。怎說呢,對於布列還是感覺有點心疼吧,雖然那也都是他自己所選擇的道路,看到R5那樣的下場倒也不意外了。

這一篇想說的是,在一開始進入星幽界的他們因為失去記憶而對生前抱有期待,想復活去做些什麼,但卻在記憶回來的時候發現現實的殘酷以及絕望等等的事情,倘若自己的復活能夠挽回那也還好,但是要是每個人都如他這樣回去自己想改變的時間點,那不就世界大亂嗎?

我是如此想的,但是也誠如文中所言,復活之後相關的線索還太少,難以下定義。只是不排除有這個可能而已。比起復活……我想很多角色更需要的是回到過去的機會吧。

依照布列的個性,我覺得若給他一次機會回到過去,他可能會選擇待在自己妹妹的身邊,如果不管自己在怎麼努力,再怎麼做都無法延續妹妹的生命,那麼比起來連隊導都什麼的都已不再重要了。

這篇算是從貝姐R5發想過來的(也太遠)寫作過程中看了不少人的作品,覺得大家都好厲害啊,導致這篇的主軸一度在更換改變,細修好多次才到現在這樣子,雖然我自己還是覺得有點小瑕疵,但卻又不知如何闡述好,頭痛。

這篇同時也說出了一些我長久以來的疑惑,很多角色看起來也沒什麼強烈的遺憾或者只是人偶,到底是怎麼跑到星幽界的啊wwwww聖女大人出來解釋啊wwwww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