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落雁-01

──「因為,我是少主的情人。」

微微的氣音從他口中竄出,而在四周的男人卻此起彼落地訕笑起來。

「原來,傳聞邵良少因為多年前痛失愛妻及腹中孩子,導致他的性向特殊這件事情是真的啊?」領主雙手環胸似笑非笑地說:「真不知道我提著你的首級,去跟他說退兵的話,他會有什麼反應呢……?」然後,有兩隻手掌,用力的壓下他肩膀,「我可是很期待呢……」而後,他只聽見一道道風聲。


===


「都已經來到這裡了,你應該很理解吧,子雁?」一個下巴蓄著銀白色山羊鬚的駝背男人,杵著一杖檜木雕成的深褐色拐杖,站在冬雪最後落下的地方。前些時日這裡還堆滿成山的閃亮白雪,現在卻早已露出層層的灰土黃沙,暗示初春將至的前奏。

一位高壯的青年佇立於痀僂老者旁邊,用著與後者不同的眼神審視眼前的觀景。青年整頭除了棕色沒有其他雜色的短髮,有些許在前額半翹而起,並未擋住任何視線,而在他頸上不同於前額的短髮則是服貼整齊,像被皮膚所吸附似地,讓人想伸手去摸摸看,確認那是否只是一塊顏色。

青年因鍛鍊而結實的身軀同時帶著如墨筆流洩而出的柔美線條,走過幾哩路的朝陽將他的身形打在白石地面上,拉出灰黑色的影子將青年襯托得更加魁武,卻也絲毫不減他那適度的柔軟姿態。青年既像是個勇猛的戰士,卻也像個優雅的紳士。

被喚名子雁的青年,小幅度移動自己的目光。

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華麗的莊園,白灰色的石牆砌出來的城門,城門上頭有著一塊塊細緻的龍紋雕刻和許多不知名花卉,再往裡面去,是一棟棟金色屋頂的城堡,在那四周及更遠之處則是更大小花圃和城堡。但這個如此廣闊無邊際的地方,卻沉靜得彷彿嚴肅的墓地,只有那些站在門口兩側的冷面侍衛才讓人理解,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並非亡者的居所,而是森嚴的莊園。

或許稱作莊園還是無法表達出此處的壯麗遼闊,這是位在洛城的皇宮,也是翔城的國王──邵王的皇宮。


「是的,子雁知道。」青年的目光沒有隨著穩重的話語迎向老者,只是意猶未盡地停滯在眼前的景物上。前者沒有回頭,踏出步伐持續往前,一高一矮的身姿並沒有垂直走入皇城,而是緩緩繞過大門,絲毫不理會兩邊持著武器的侍衛正緊盯他們。

在皇城外高聳入天的石牆下,子雁與為首的老者又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面對這彷彿沒有終點的黃土長路,子雁沒有發問也覺得沒有什麼值得發問,自小被督院收養後,子雁所受到的教育便是以服從為中心主旨的教育,在不知道幾歲以後,他的思想中,便對上位者不再有疑問。

就算被人說是毫無感情的假物或者只會聽命令的豬玀也都無所謂,外人的言語早已不被他們所聆聽,這便是督院教育的目的,絕對忠心且強大的士兵。

督院──專門替許多有權勢之人培養人才的私人學院,上至國王的貼身侍衛,下至站於門口的守衛幾乎皆是由督院出身的,甚至許多手腳不乾淨如刺客殺手的人才也都是由此培育,說是個兵工廠也只是剛好而已。

督院會依照雇主所開出的條件,於院內選拔後進行專門訓練,而督院中學習、收養的多半都是被棄養的孩子,或許是因為曾經流離失所過,給予他們安穩歸所的督院就變得極其重要,不論是何種訓練和要求,孩子們總是努力地做到最好,哪怕是些連督院的人也毫不諱言的偏執、冷酷教育也沒有例外。

但正因如此才能夠教育出符合雇主條件,令其滿意的士兵。從訓練開始到正式結業,往往需要花費數年的時間,通常都會到十七、八歲左右。接著,完成訓練的學生便會由導師帶領交給雇主,此後便極少再與督院有所交集。

而子雁當然也不例外的受過同樣教育,但此次進皇城所接下的不單單只是護衛工作而已……這也同時是督院院長會親自出馬帶人進宮卻還要走後門的原因。思及此,子雁不著痕跡的輕吐口氣,在自己的腳步即將有所停頓之前加緊速度,於拐彎後與老者一同停在巨大的門扉前。

「等候您多時了辰先生,這次也勞煩您親自送人來呢。」巨大的門扉向內打開,發出隆隆的巨大聲響,一名看起來與老者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對著門外的他們彎腰鞠躬。被喚名辰先生的老者並沒有回應對方的禮貌,逕自領著子雁朝內走去,而後轉過身來,看著那個已經直起身子的接待人。

「這是貴院要求的貼身護衛人選,名字叫做遙子雁。」老者的話不多,他省去了問候,僅用幾個句子開場後便瞥了一眼子雁,後者自動踏出一步開始簡單自我介紹。接待人聽著子雁的話語,眼光不時上下來回檢視眼前這個青年,貌似滿意地點頭,同時如一隻蚊子轉圈繞在子雁身邊,好更進一步地觀察他。

「很好、很好……」在子雁結束介紹後,接待人毫不掩飾自己的滿意。「這人目前都挺令我滿意的,我會先讓他學習幾日宮廷規矩再送他到殿下那邊的。」他對辰先生微微行禮:「辰先生是否方便一同喝口茶、吃頓飯,算是您親自送人來的慰勞?」

辰先生撫著長鬚搖搖頭:「不了,督院還有許多事情要我去發落,今日到此便已足夠。子雁若能達成您的期望便是我最大的慰勞。」語畢,老者隨即彎腰欠身,毫無猶豫地轉身離去,彷彿他所留在此處的只是張紙屑而非一個曾經相處過的人。


子雁望著門外,他一直沒有變化的神情終於在辰先生消失於地平線後第一次有了改變──那是筆墨難以形容地深沉晦暗,宛若世界末日般的絕望。


待˙


 
===


這是很久以前就想寫的系列原創BL,算是仿照古中國。

故事方面……說穿了,可以把他當成總裁系列的BL版這樣子,因為之後出場的,不用我說大家大概應該都可以猜到不是皇帝就是皇子之類的東西XDDD雖然說是仿古中國,但是我沒有特別去找資料(欸,想像一下就是有點像是古中國背景的世界就好,詳細的官位啦、國家詳細、說話用語什麼的我自己會寫一套簡單的出來……不然就放水流吧(靠

總之,這系列大概就是自己想的BL肉文,所以不用太期待什麼劇情,同時因為自己想爽,所以想沒大腦輕鬆寫過去,結果他還是折騰我好久……可能是因為是大學之前就寫了開頭,所以現在去看根本黑歷史到我想遁地逃的程度,想當然就被我一直放著放著放著放著放著,一直到最近UL梗要被寫完,才回頭繼續耕這個。

雖然說想自爽的文,但是其實我個人還滿喜歡裡面的兒子,所以我的噗浪跟天空都叫落雁其實就是因為這系列的關係XDDD想嘗試幾天更新一次,一次大概一千到兩千字左右,事實證明,很困難,每次嘗試每次失敗(靠

但是我要屢敗屢戰!!!!!!!!!!!!!!!!!(握拳



然後其他自創以及二創仍舊也會繼續努力的,之後畢業時間會多上很多,可以寫文的時間應該會變長吧。至於會想先寫這篇真的完全是因為抱持著我想無腦爽爽寫肉的心情……(躺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