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100554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衍生]Unlight-舌

金褐色的尖翹短髮婆娑在眼睫上,一下一下如試探般的輕戳著阿修羅的眼皮,使他出於防衛本能的閉上雙眼,但是被擒住、被掌握的不安感又讓他無法控制的不斷撐開雙眼想看清楚眼前的情況。

「呼嗯、嗯……」男人帶著明顯情慾氣味的呼吸隨著纏吻而挪移的頭顱不斷交錯噴打在阿修羅的鼻樑以及人中上,整隻手臂由掌心處被擒住被反扣壓於牆面上頭,對方的另一隻手則與腰際上的衣衫緊密的貼合摩擦。

 

阿修羅想著,他眼前的這個男人就像是獸,而他無法預測對方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呃?!

念頭閃過腦海的瞬間,栗髮男人的膝軸猝不及防的猛擠入阿修羅的雙腿內,觸電般的感受讓他不忍顫抖、後退著。

 

「……我技巧有這麼差嗎?」


里斯吐露的嗓音有著顯而易見的濃烈慾望以及對於忍者分心的嘲諷,他自顧的將下身壓上了阿修羅,後者惱怒似的撇過頭想逃,卻因為身後的牆壁以及緊連的舌吻而動彈不得。跟著,里斯不說紛由的一把按住了阿修羅的下巴,將他的呻吟一一用舌尖嚥下,佔有優勢的男人連一寸縫隙都不留給對方。
 

二度襲來的吻依舊纏綿,阿修羅渾噩得無法認清到底對方是在抱著自己抑或者是壓著自己又或者兩者都有,披掛在身上的圍巾幾乎掉落,露出總是藏於深處的白皙肩頸,那裡也早已被里斯的吻痕所占有,阿修羅還記得,當時細碎卻繁瑣的唇吻比熱鐵燒在身上還要來得滾燙,汗水流淌而出的同時卻又被里斯更加濕熱的舌給舔去。
 

阿修羅的分心根本無法超過一秒,夾帶著自己氣味的舌尖便在頃刻間拉他的回注意力。不得不承認對方的吻技很好,那種在將他的空氣吸食殆盡之前卻又溫柔的放開的節奏以及挑逗意味明顯的舌吻纏捲都使阿修羅覺得自己根本無力招架,自己彷彿是個孩子那般,任由里斯掌握。



「呃──哈啊……里、斯……」好不容易再次得到一絲呼吸空間的阿修羅溺水似的癱倒在男人的肩頭上,他努力想清晰自己的思路,來脫離現在的窘境。畢竟,自己僅有這幾秒的時間能夠行動、能夠思考,若再次掉入對方的掌心內,就真的再也沒有機會了。
 

沒被擒住的手從推拒著里斯轉而摸上自己的腰際。
 

側耳聽著對方的心跳以及呼吸,阿修羅知道對方也沉迷在這即將到達燃點的曖昧中,此時金褐色短髮的男人彷彿是隻貓,正舔舐著自己的頸窩,麻癢的感覺讓阿修羅瑟縮了下身子,而他的掌心已然扣住了腰帶內的苦無,正等待著時機出鞘。
 


必須要馬上制止這個男人的行動才可以,否則──阿修羅咬住牙關,勉強的張開了褐色的雙眸,汗水滑動、滾落的感覺異常的清晰。



握著苦無的手指放鬆了片刻然後再次鑽緊。
 

耳畔傳來溫暖的鼻息,像是里斯要親吻他耳殼的預告。
 

 

──「我喜歡你,阿修羅。」
 

男人輕輕的、輕輕的滿懷渴望般的吻上了他的耳垂──



阿修羅猛的止住了呼吸,好不容易才清晰起來的視線在瞬間變得更加模糊,彷彿被水給淹沒那般浮現出一層濃烈的霧氣。
 


跟著,在里斯之後就像是詞窮那般沒有人在接著說話,只有呼吸聲大如轟鳴吵耳不已。而阿修羅始終沒有回應那直接到就像是做夢一般的告白,他只是默默地收回了握著苦無的手心,反轉按上里斯的背脊,雙眸放開了焦距,失神似的從里斯的肩膀處看著無名的彼端。
 


那是身為忍者的自己在死亡之後都無法承接的沉重感情。

 


「……嗯。」


被緊擁住的男人終於打破了冗長猶如靜止的沉默,他那單純的音節像是點頭答應又像毫無意義的文字,有太多、太多不同的意思包含在這個單字之中,沒有字典可以解答,沒有先例可以尋找,只能在彼此依然擁抱的現在得到那麼一點名為肯定的感覺。



里斯以及阿修羅同時用力的收緊了挨在彼此身上的掌心,指尖穿越過層層的衣衫,掐入皮肉中,血花綻開,溢滿背脊最後融化於衣衫中,疼痛彷彿從不存在,他們就像是要將對方拆吃入腹似地想要更多、更多的接觸,唇舌焦躁切急的尋找著另外一人,在交觸的瞬間便無法煞止,淫迷水聲的節奏亂了調,悶吭著如飢餓的貪獸。

 

血腥的氣味糜爛的蔓延於四周,但誰都沒有放開誰。



他們,終究只能在相殺之間得到那一點點微小的相愛。

 
 

˙The End˙
 

後記:

你馬,我再寫下去就要變成H文了||||b


明明一開始只是想要寫”舌”這個題目而已怎麼變成這樣啊……可見我里修餓很久了(不忍

一開始的時候有寫過一個比較幽默有趣的版本,但是寫一寫又覺得,這兩個人好像不太會這樣相處……至少我家的應該不太會這樣相處,所以就砍掉重來……但是其實自己也滿喜歡那樣子有點可愛的鬥嘴版本,所以還是把他給留著……就放到最後面一下好了,不然好可惜的啊。


就像我之前一直在說的,我很喜歡這種相殺相愛的感覺,有一點像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feel,明知道男人跟男人不太能夠在一起,也知道自己和對方可能有很多衝突的點,卻還是就這麼喜歡上了對方的矛盾感,無法完全表達,彼此卻都知道互相的心意,只能在彼此較量之後,像是藉口一般的擁抱對方………


啊,我好像越寫越嚴肅了wwwwww

總之呢……這一篇算是我把我喜歡的相處模式寫出來的文,前面可能比較少一點,但是後面一些文字上的感覺我很努力去做點矛盾或者逃避的感覺吧……雖然還是跟理想中的樣子有點差距,但還是希望能夠傳達給大家知道,這是我心目中的兩人wwww

 


以下是初稿……無修飾傷眼注意wwwww

 

人偶所在的宅邸內傳出了類似人體撞上了某堆物品,以及那堆物品被撞得四散掉落的巨大聲響,然後在同一時刻,宅邸的大們猛地被推開,一個深褐色髮絲披著藍色圍巾的人影就這麼奪門而出像是倉皇逃離著些什麼。

「那個混蛋──……」阿修羅用衣袖狠狠的抹了下自己的臉,他手輕矯健的踩上了宅邸外大樹的樹幹上,兩三下就登到了樹頂,俯低身子,緊貼樹幹的姿態宛若一頭蓄勢待發的山獅,褐色的雙眼正緊迫盯著宅邸的大門,深怕有什麼從中跑出來似的。

但最後,從門中跑出來的只有一臉困擾又帶點無奈的金髮男人──里斯。

他拉長頸項左顧右盼像是在尋找些什麼,而阿修羅卻在那對湛藍的眼眸掃向自己的同時扭開了身子,將自己整個人藏到了樹幹的後方。


「喂─阿修羅!」


屬於金髮軍人渾厚有利的嗓音從樹梢下傳到了阿修羅的耳中,後者不禁詫異著這男人異常準確的直覺,他更加收緊了自己的肩膀,彷彿里斯的視線會要了他的性命。

===

我寫到這覺得少女掉了,所以就罷手了

謝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