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喇叭點名]Unlight-人偶的面容

橘金色長髮的男人舉著巨劍用著傲視的姿態看著腳邊的魔物。蒼色的眼眸檢視那般的掃過了魔物殘缺的身軀,摩擦著碎石地板的腳步聲同時於男人的身側傳出,在阿貝爾目光停止的時刻一個人影映入了他的眼眸。

「大小姐。」

是那一個連自己大腿高度都還不到的小小人偶。

阿貝爾半彎下身子試圖用著自己認為的溫柔嗓音喚著人偶的別稱,但沒有任何回應──不過這也是在預料之中了──阿貝爾貌似尷尬的抓抓散落在頸後的長髮,穿著護徑的腳將魔物的屍首往旁邊踢了踢,就像是在幫人偶開一條路似的,而那小小人偶也確實照著阿貝爾所開出的路徑筆直前進著,然後略過了他。

男人半瞇眼簾看著人偶逐漸遠去的嬌小背影,他不曉得究竟是人偶太了解他的動作亦或者是他太理解人偶會走的路徑,又或者其實是兩者都有。阿貝爾最後只是聳了聳肩膀,踩過了那些彎折的綠草,跟上了人偶的腳步。

接下來好幾分鐘的路程又恢復了往常的沉默,人偶似乎是知道阿貝爾在方才的戰鬥之中並未受到任何傷害,所以完全沒有上前查看的意圖。人偶就像是在趕路那般疾走著,只留阿貝爾一個人邊走邊看著那些千篇一律的山岳和遠端天際,那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事物,就像是他們兩者一樣──從阿貝爾在這個星幽界醒來之初一直到現在的旅途上都只有人偶與他。

但是也不真的都完全沒有改變。

已經不只一次,當阿貝爾在與魔物戰鬥的同時人偶那擔心卻又故做冷靜的表情總是會在不經意的時候映入他的眼眸中,水色的大眼時而半瞇時而張大,隨著阿貝爾的一舉一動變化著,透露出人偶冷漠外皮之下的擔憂。

雖然是個不會表達甚至可以說是沒有感情的人偶,但也還是有可愛的一面嘛,阿貝爾如此想著,當時的他正一面砍殺的魔物一面觀察著人偶的反應,男人專注得似乎連自己嘴角露出的笑容都沒有察覺。

思緒回到了現在的此刻,矮小的人偶與阿貝爾兩個正一前一後保持著一種微妙的距離直走著。

齋戒之湖倒映著陽光的澄澈湖水忽然閃入了長髮男人的目光中,原本看著人偶微捲長髮的視線轉了一個方向,那是一片半透明的藍綠色湖水包含著澄光連接著遠方山巒壯闊的瑰麗景致,這也是他們目前所及之處最美麗的地方。

驀地,阿貝爾想起來自己小時候喜歡做的事情,同時也是如他那般年紀的小孩子們共同的娛樂。

如他那般年紀的小孩子──?

阿貝爾挑了挑眉毛,像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似的,他倏地加快了腳步,追上了人偶而後超越過去的瞬間他身子一轉,就這麼擋在人偶的面前,阻止的意味再明顯不過,但人偶連露出疑惑的時間都沒有,阿貝爾就一把抱住了人偶小小的腰桿,像是抱小孩似的將人偶順勢放到了自己的雙肩上頭。

「──?」被抱起的人偶露出了一瞬的驚訝,她試圖低頭看著底下的男人,金色的髮絲卻完全擋住了男人的臉龐,看不見他臉上的神情。

「如果是小孩子的話,應該都喜歡在高處吹風吧,至少我很喜歡啦,哈哈……」阿貝爾一手輕抓著人偶的腳踝,一邊說著有點難為情的童年回憶,爽朗的笑聲從他的唇齒間傳出,飄散在四周的空氣中,融入了淡淡的幽默氛圍。

人偶似懂非懂的歪了頭,表情依然是那般的毫無波瀾。因為居高而迎來的風忽然打在人偶以及阿貝爾的臉上,那溫吞又柔軟像是手心那一般的觸感輕撫著他們,揚起了彼此的長髮,交錯於半空之高。

然後阿貝爾在湖水之面看見了,看見了少女彎起嘴角淺笑的美麗倒影。


˙The End˙

 

===


後記:

溫馨向果然對我來說像是如臨大敵(欸

這一篇居然花了要三天才寫出想要的感覺,而且啊……總覺得某些地方太過直白,一點修辭都沒有就好想去撞牆壁otz一直在參考別人的東西,又不容易吸收,只好埋頭苦幹了wwwww

我個人認為阿貝爾是一個溫柔,雖然不太愛照顧,但是還是會不由自著照顧人的溫柔大葛格wwwww可能跟過去的創傷有關係也可能是他自己的個性使然,總之,阿貝就是個溫柔的好男人。

人偶一樣我留就是個─沒有反應,就是個人偶─這樣子的存在wwwww但是大小姐設計的這麼可愛,笑起來想必是真的很漂亮吧~~

謝謝各位看到這邊,要繼續趕下一篇文了(到底欠幾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