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100554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衍生]Unlight-雙(下)

 
對方緊握著咒劍,不分敵我的砍殺著所有擋在他目光前方的人─羅索、米利安、里斯……然後是更多一瞬即逝,他連名字都還未能喊出來的人,那些人們在伯恩哈德閃過的刀光下如骨牌那般一一的倒下,然後是更多、更多的人。
 
那些人們到底是不熟識的旁人或者是自己的朋友,短髮男人無從得知,大腦被錯愕所占據的弗雷特里西發現現在的自己根本無法去分辨人群中的任一面孔,淺色的雙眼緊繃得像是被強迫撐開,但,就算張到極限卻也無法表達男人的驚訝和恐懼,他已無餘裕去擠出多一分注意力在別的事物上。
 
弗雷特里西只能看著赭紅張狂的開滿遍地血花。
 
 
「伯…伯恩哈德?」顫抖的音調,歪斜了弗雷特里西原本的語氣,他是想怒吼的,他是想一個重拳揮過去的,他是想狠狠的抓住那個自己至親的兄弟,在他的臉上烙下無數個個拳頭,然後扯著他的衣領,喝斥著你到底在幹什麼!
 
 
但他卻不能動。
 
男人感覺自己的手心像是被什麼不知名的東西釘著了,只要他稍微移動一下就抽痛得好似要被撕裂那般,全身也跟著狠狠得起陣惡寒,他無法抵禦這感覺。弗雷特里西只能垂頭看著地面,像是放棄了那般頹廢著身形,折曲的背脊宛若破毀的雕像,再也無法挺直。
 
 
 
他終究是無法阻止伯恩哈德。
 
 
『鏗────』
 
 
金屬撞擊聲如爆炸般的從弗雷特里西的耳畔倏地迸出,頃刻間除了耳鳴外男人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銀色的刀鋒卻已經橫在他的頸項邊。
 
 
「……喂……」
 
 
別開玩笑了。
 
 
「伯恩……是我,弗雷特里西,你弟啊……喂,伯恩!」確實說出來的文字帶著滿溢而出的顫抖,弗雷特里西甚至不敢相信這是從自己的喉間傳出的音調,這充滿著恐懼縮影的聲音,讓男人自己先亂了手腳。面對眼前伯恩哈德,他腦海竟然一片空白,就連語尾那聲叫喚都毫無力量。
 
男人被恐懼給抽空,成為一具只會顫抖的軀殼。
 
 
伯恩哈德深邃的眼瞳不見焦點,隱隱反射著弗雷特里西的臉龐,眼瞳跳動幾下,像是在分辨眼前的男人是誰,也像是思考著那人剛剛的話語。
 
幾乎是下個瞬間,伯恩哈德的薄唇蹭近了弗雷特里西的耳邊:「我弟弟……弗雷特里西,他─早就死了。」
 
 
 
 
就說別開玩笑了。
 
弗雷特里西在腦海中笑著想,他卻感覺呼吸困難。
 
 
「別開玩笑了─……」
 
聲音顫抖著。
 
 
「別開玩笑了─……」
 
 
 
其實他都知道。
 
 
===
 
 
男人從床板上驚醒,胸口上下劇烈起伏著,他猛用掌心抓著自己的胸口,卻毫無緩和的跡象,冷汗從太陽穴溢出、滴落在弗雷特里西的手指之間,這瞬間他竟渾身一陣冷顫。
 
短髮的他感覺後腦有些許的涼意,像是夜晚的風撫過似的卻帶著點黏膩,當他伸手碰觸時,才發覺自己的汗水已經染滿了他的髮尾和脖頸。
 
真是太荒唐了。
弗雷特里西極度自嘲的想著。
 
他捧著自己的心臟、掩著自己的雙唇,像是無力再持續這樣的脈動似的,他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氣,夜晚的空氣是微冷、乾燥的,理應是這樣子,弗雷特里西卻在將之嚥下的時候感到發寒,像是寒氣從胸口開始凝結似的,心臟再次感到難受,無處可逃。
 
當時,夢中的自己是真的很想掐著伯恩哈德的領子,吼著問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做,那是不惜將自己的兄長打的滿臉是血,甚至歪了鼻樑、掉了牙,也非得要問清楚的問題,但至始至終弗雷特里西沒能碰到伯恩哈德一下,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困獸那般,看得見那人,卻碰不到對方。
 
在那個夢中自己被束縛著、被囚禁著,什麼也無法做到,只能越發無力的嘶吼著,然後感受自己身上的重擔如巨石般不斷落下,毫無底限的拼命壓著弗雷特里西,那是無論他再如何掙扎都無法脫逃的絕望,它一層層的遮蓋了原本就渺茫的奢望。
 
 
 
其實他們都知道。
 
 
 
「伯恩─……」
 
最後,擁有著這個半身的男人緊緊扣握著自己的雙臂,並且在心底默默祈禱著─
 
祈禱著自己的夢─永遠不會成真。
 
 
 
 
˙The End˙
 
 
===
 

後記:
很久沒有打這麼長的文章了wwwww(???(笑屁
 
這是看過雙子R4劇情後推衍出來的劇情,雖然我覺得被打臉的機會還是一樣大,不過我就是想先表達、寫出我的感想。
 
我一直覺得他們兩個雖然是雙子,但是從很多習慣ˋ外表、談吐、言行舉止等等都可以感覺出來他們其實差異很大,就著這個點,我試著寫出一對差異很大,卻又無法失去對方的雙子。
 
於劇情的部分,主要是在說3389年最後一次渦的消滅戰。
 
其實他們、連隊的部分隊長其實都知道囉嗦有可能想要再打開另一個渦的計畫,他們也知道什麼導都的陰謀之類的,但是他們卻也不得不當他們的旗子,去執行著消滅渦的任務,就算知道那只是個晃子,他們都只是是背地裡更大研究的犧牲品,也不能停止。
 
如果他們不上戰場消滅渦,那又有誰可以代替他們呢?
他們也都是一群身不由己的人們,儘管痛苦著、難受著卻也無人可說。
 
文章一直出現”他、他們都知道”就是想表現出這種身不由己的感受。
 
而囉嗦嚴然就是個壞人啊,雖然看劇情好像差不多也是這樣子。
希望喜歡囉嗦的朋友不要因為這樣來追殺我wwwwww
 
 
 
收尾收得滿痛苦的,因為寫不出自己要的那種感覺……我整個手腦不協調……每次都想寫些什麼感人的,結果到結局都破功啦ww(剁手)有待訓練有待加強(跪地)

順帶一提,上篇那句"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也沒有備案。是引用五月天的歌-2012。
很喜歡他的歌詞有興趣可以找看看喔////
 
 
然後我12月可能會想出個花蜜(店長x梅倫)的本,有人要來熱情獻花一下嗎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