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夥伴

每個人對某件事物的看法、想法總是不盡相同,里斯清楚明白這個道理,卻仍在遇到時不住皺起了雙眉。

──「所以夥伴到底有什麼意義?」

這句話更如同鐵鎚般,狠狠地敲擊於耳膜與心臟之上,痛得他扶哪都不對。

湛藍眼眸凝視阿修羅獨自一人站於戰線前端,毫無猶豫亦或畏懼地手刃每一隻朝他衝去的魔物,這模樣很是英勇、令人佩服,但若是知道那人如此隻身奮戰的原因只是因為不屑於他人的協助與合作,那就略感尷尬了,尤其是被安排在同一隊伍共同進行任務的成員而言。

「里斯先生……」同隊伍的夏洛特面有難色地看著里斯如此輕喚,她是初次與這兩人一起執行任務,以往隊伍的成員們總是會彼此互相支援與幫助,以至於純白少女在遇到這種狀況時不知該如何應對。

「啊啊……沒事、沒事,不是妳的問題。」清楚明白夏洛特叫喚自己的原因何在,里斯苦笑著搖頭,要少女別想太多,雖然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對方無措的原因,畢竟眼下這狀況再搭上阿修羅那張總是沒好氣臉色,實在很難說服自己那人並未在生氣……即便他們連那人生氣的原因都不知道。

身為阿修羅戀人的自己還能夠因為早已習慣了這行為模式而覺得無所謂,但對於其他人而言就多少造成困擾了,畢竟身為共同遠赴沙場征戰的夥伴,怎麼樣都不可能對彼此的一舉一動視而不見。

夥伴啊夥伴……腦中再度浮現數小時前困擾著自己的名詞。

這個名詞最初是在大小姐分配完隊伍後,得知被分到同一組的夏洛特口中說出的。那時純白少女踩著緊張的步履來到另外兩人面前,禮貌十足地低頭說著之後我們就是夥伴了,請多指教之類的話語。如此有禮貌、無可挑剔的行為舉止卻只換來阿修羅的幾句冷言。

「夥伴什麼的就不必了,完成任務比較實……」這些不堪入耳的冷言冷語還沒說完,就被里斯橫手擋下,順勢將人整個帶走,留下一臉錯愕的夏洛特。

「不然夥伴到底有什麼意義,你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吧?」苦笑著要阿修羅別那麼嚴格後卻得到如此回答,當時忍者雙手交叉於胸前,十分強硬的模樣里斯仍無法忘懷,而困擾的是自己確實如那人所言,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他苦惱地將手掌壓上眉心。

事實上論意義,里斯是明白的,但若論解釋,對於他而言就十分地困難,自己是個動手比動腦來得快上許多的人,進一步的話語交流,從來就不是他的專長,最後,里斯搖搖頭暫時放棄思考這個問題,將重心移回眼前的戰場上。

隻身足以抵擋這批怪物的阿修羅正巧解決完最後一隻魔物,甩著刀刃朝人偶所在處而來。里斯也同時漾開淺笑,以迎接之姿朝前者走去,然而他才前進不到一阿爾雷,便察覺那人身後不遠處有個影子正在蠢蠢欲動,當男人辨認出那是此區極具威脅的魔物時,敵人也已然伸出利爪朝阿修羅揮去。

里斯毅然奮不顧身地抽刀躍起,因這動作察覺到不對勁的阿修羅也立即側身並交叉雙手以抵擋任何未知的攻擊,只是忍者未能認清眼前的狀況,腰側一股狠狠撞上的勁道就讓他整個人脫離被攻擊的範圍,褐色眼眸不住張大,地獄看門犬的身姿隨之映入眼簾。

「唔、誰要你幫我擋了……」因撞擊而倒於地面,順勢被壓在里斯身下讓阿修羅不改以往的不快語氣,他同時伸手扶起前者的身軀並視察被地獄看門犬抓傷的背脊,雖然只是輕微的衣衫破損與皮肉傷,阿修羅還是感到十分不悅與難受──不悅為何要替自己擋下攻擊;難受那人因自己而受傷。

就算在這裡受攻擊而死去也會在宅邸重新復活,這種犧牲自我的救援根本不必。
自己可是花了好多時間才建立這般信任與情感,若會因此感到難受,他寧可不要。

「沒辦法,這就是夥伴嘛……不論在什麼時候都會毫不猶豫出手相助的夥伴。」──不管是誰都會需要,就算是你也不例外──最後那段話里斯沒有脫口,因為他明白阿修羅不會同意。

「更別提我們之間的關係。」里斯在站穩之際,小聲地於阿修羅耳畔補述似地說道,他同時苦笑地想著,自己果然還是得配合實際行動才知道該如何以文字解釋。

「哼……」阿修羅撇過頭,沒有直接回應,他望著前方逐漸聚集起來的地獄看門犬們,抽出自慣用的刀刃嚴陣以待。 

面對阿修羅這宛若不屑的反應,里斯並未生氣,只因他明白,對方沒有直接反駁自己的話語那就是代表理解並且接受的意思,這是屬於他與阿修羅長久相處下來對彼此的信任與了解。

兩人背靠背緊密地貼合在一起,相互防守著視線每寸死角,夏洛特以及人偶的安危也在他們的視野管轄中,未有一絲怠慢。幾秒後,不知道是誰先揮動了刀刃,劃破空氣的躁響讓他們跨出步履,朝怒吼著的魔物群無所畏懼地大步邁進。

分秒不差的步履以及揮刀節奏,是猛毒伴隨著烈焰蔓延於大陸的狂傲姿態。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