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片段41

其實里斯根本沒有注意過那人與自己刻意疏遠的事情,畢竟兩人從習慣、個性到彼此生長的年代都毫無干係,碰不到面或者搭不上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人就是這種生物,沒提的時候什麼都感覺不到,一提起來想裝傻都辦不到。
里斯正處在這種情況下。

當他聽聞關於對方「刻意疏遠自己」的這個流言而開始觀察後,發現那人的一舉一動都確實如此時,火氣就忍不住衝上腦門。里斯突然覺得之前曾聽過,對方會在暗處偷偷觀察自己以尋找暗殺的機會以及看到自己便會鼻哼以示不屑等等的傳聞,現在全都於腦中如一條龍拼湊了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里斯思緒中的主角──阿修羅就這麼巧地出現在走廊的另一端。褐色和藍色的眼眸對視不超過一秒,阿修羅便即刻錯開目光。里斯無聲地乍舌,對方撇開視線的動作太過明顯,讓他不想歪都難。

「喂──你!」

金髮男人在喊出這話的瞬間馬上就後悔了,對方宛若被掠食者發現的獵物,頭一轉拔腿就跑。他雖然與阿修羅沒有熟到推心置腹,但對方那高傲、固執的個性自己還是略知一二,面對這種個性,先發制人是沒有用的,那只會使對方逃離的更有理由。

所以他隨即追了上去。

身為忍者的阿修羅腳程確實很快,如果自己用正當的方法和他追逐比賽那肯定只有輸到脫褲的份。里斯從腰側抽起黑曜刀同時拉緊了褲頭,顧不得他們兩人都還在聖女的大宅內──又或者里斯根本沒有想這麼多。

警覺到背後不尋常的氣息,阿修羅迅速將雙手併攏護住頭額及胸口,狠勁撞破了窗戶飛身一越,幾乎捲曲在一起的身子於觸及地面後滾了幾圈,下秒他便隻手撐住地面站了起來,並立即挺身將後背靠緊牆面,高熱的氣流從頭頂狂囂竄過,阿修羅抬起視線,只見烈焰從玻璃間飛射而出。

在他想轉身的同時,一個人影隨火焰的尾巴跳出窗戶,夾雜金屬敲擊的落地聲讓阿修羅霎時架起防備。

「你在逃什麼?」刀尖指著阿修羅冷漠的臉,後者不做任何回應。

里斯並沒有期望這麼做就能從對方口中得到答案,硬碰硬對阿修羅而言是無用的,這點他早了然於心,所以男人收回刀刃,釋出第一步善意。持續幾秒的靜默僵持後,阿修羅十分謹慎地收起防備姿態,站直身軀,手中握著的銀色的刀具仍然指向里斯,沒有絲毫鬆懈。

「不關你的事……」似乎理解這樣子的無言對望十分沒有意義,而如此靠近的距離又難以順利脫逃,阿修羅不甘不願地吐出這句話,視線帶著臉龐一同轉向。

「你在躲我,這還不關我的事嗎?」里斯放膽地朝前跨了一步,眼神透露出若沒聽見滿意的答案,就不打算退讓的強硬,然而掌心收緊又放鬆的模樣洩漏他的無措。里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從對方口中聽見埋於心底的真話。

阿修羅這種性格的人,一直是里斯不善於相處的類型,所以也從未深交過,這次理應也是如此才對,但卻不知道為什麼格外地在意這人對自己的想法,若不聽回答,他將會坐立難安。在思索之間,里斯發覺現在的自己已站到距離阿修羅不到一步的位置,腹部傳來的疼痛是他察覺的原因之一。

那人手中的利刃正抵在自己的要害上。

敏捷地反手抓住阿修羅的手腕,與抗拒的力量形成無聲的二次僵持戰。

「回答我。」里斯貼近身軀,完全不在意利刃末梢穿破軍服,刺傷肉體。

「你……!」阿修羅的聲調帶點慌亂,褐色眼眸驚訝地來回注視著染血的軍服以及里斯的雙眼。那對湛藍眼眸仍舊沒有任何妥協的意思,強硬得讓他無處遁逃。

「……就、就算我在躲你那又如何?無所謂吧。」這次阿修羅反常地沒有將臉撇開,而是選擇與里斯四目相對,猶如對那人的強硬做出回擊。他使勁拔出刺在男人腰腹上的小刀卻仍舊無法掙脫那雙有力的手掌。

里斯的力量實在太大又靠得這麼近,氣息甚至不偏不倚地打在自己的臉上。種種感覺都令阿修羅十分惱火,讓他又開始那不知道第幾次的轉頭逃避,但猛地擒住下巴的力道制止了這個念頭。

「我想要、得要知道原因。如果是我做錯了什麼,我是說、至少讓我有改進的餘地……」里斯大口深呼吸,他並不擅長這種場合,只能嘗試逼迫自己放下強勢的身段。抓著阿修羅手腕以及下巴的力度緩緩放鬆,較高的身形也跟著彎駝幾分後,藍色的視線才終於得以與褐色眼眸平視。

自己究竟為何會這麼在意、這麼在意阿修羅的一舉一動和想法呢?里斯在心底自問著,不時皺眉、輕咬下唇,露出自己都未能察覺的複雜神情,這神情對於金髮男人而言,實在太過陌生。

然而即使面對如此模樣的里斯,阿修羅依舊不願開口出聲,場面陷入一片冗長沉默。

──這就是答案嗎?
正當里斯閉起眼眸,準備放棄之際,金屬掉落地面的響亮敲擊喚醒他的注意力,然而雙眼尚未重新張開,一隻理應屬於阿修羅的手心就在片刻貼上,將金髮男人的視線再次壓回整片漆黑。

「我、我發現自己喜歡你,所以、不知道怎麼面對面、跟你……」

「阿、阿修、你、你說什……」突如其來的告白,讓里斯驀然地理解自己在意阿修羅想法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只因為自己也有著類似的情感,而他卻遲遲無法釐清。對於兄弟、友人間的情感里斯或許可以很快地明白,但更進一步的情與愛則是男人最陌生的地帶。

在黑暗無光的視野中,里斯彷彿看見了阿修羅撇過臉龐開口說話的彆扭模樣。然而在片刻後,蓋在眼皮上的重量消失了,視線自模糊中恢復,清晰映入眼簾的卻是那抹帶著頭巾的藍色身影,飛也似地逃離的畫面。

阿修羅幾乎可以說是閉起眼睛,毫無標的地盲目奔進。只要能夠遠離那令他尷尬的場合,去哪裡都沒有關係;只要別讓自己聽見里斯在錯愕之後的拒絕要跑多遠都無所謂,至少在他整理好心情、足夠面對失敗的惡果之前。

「呃──?」指尖擦過手腕最後扣住手指末梢的感覺讓阿修羅訝異地回頭,他無法相信那人居然能追上自己的腳步,然而視線才轉到眼角邊緣,便看見里斯的半張臉。對方猛地以野獸姿態躍起,指掌順勢按上一側臂膀,以體重作為優勢壓制阿修羅,結果兩人一齊狼狽地摔入矮草零星的碎石地上,宛若是被制伏的獵物與笨拙狩獵者。

「里斯、你放開……」

「不。」結實的胸口貼合著阿修羅身軀,雙手也緊緊扣握手腕與手臂,彷彿害怕對方會使用擅長的忍術在自己身下無聲消失。
 
「老實說……我也有類似的感覺,但、但不能確定。」臉龐埋於黑髮下的肩膀,里斯顯露極少見的遲疑與生怯。

悶響的話語結束後,是兩人都宛若靜止的沉默。

當阿修羅試著深呼吸想打破這窘境的同時,里斯的嗓音又從肩膀處傳來:「所以、我希望你、阿修羅能陪我一起搞清楚這倒底是什麼……」里斯終於撐起雙手、抬高半身,順勢拉開的距離讓他們都能夠看清彼此的表情。

這一次黑髮的忍者沒有再避開視線,火焰的使者也不再追趕。
交錯的視線是兩人都默許的回答。


˙Fin˙

===

後記:
這篇的前半段跟後半段大概相距有……半年以上吧(喂

所以在寫的時候就出現跟前一篇那個尤薩一樣的問題>>我當初到底想到了啥要寫已經完全忘記,只能重新再想劇情、重新接上。而這篇另外的問題就是接得有點不順暢……我自己覺得啦,修修改改好幾次,有幾度都想說乾脆放棄這篇了Otz

總之,就是很久沒寫到的里修。雖然後來出來了許多跟里斯有關係、同期的連隊成員,讓前輩的CP似乎比較有清楚的走向(欸),也有我喜歡的組合,但是對於里修我還是有著那股不知道怎麼解釋的愛,就是某些場景、場合、故事會想要看這兩隻的互動XDDDD

在寫里斯很遲疑跟生怯那邊好難抓到適當的感覺,因為前輩個性給我陽光、正向、很少遲疑的感覺,所以在抓出這個遲疑的程度時,反覆換了幾個用詞、情境來表達,希望別讓前輩弱氣過頭就好(躺

還有幾篇……也是放很久還沒寫完的文,繼續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