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5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12(End)

●王國主從

●王佐向
●私設有

===
 
「哈哈、哈啊……哈……」他在奔跑著,在一望無垠的冰冷雪地上奔跑著。
 
乾渴的吐息一次又一次溢出嘴角,化為縷縷白霧,消散在眼際邊。於大口呼吸的空檔間,威廉回頭望向與天際融合的模糊地平線。那廣闊毫無遮蔽物的地表上沒有任何人或物在追著自己,而當他將視線重新放到前方的路徑時,也看不到任何可能是自己所追逐的目標。

所以威廉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在逃避些什麼抑或是在追尋著什麼,他只是本能般地知道自己得跑、不斷的跑。
 
然而,腳下的雪地就宛若知曉威廉的思緒那般,在他不斷舉步之際越發鬆軟,讓男人的動作一次比一次吃力,身軀緩緩的下沉卻又不至於整個淪陷進去的窘迫感如同大自然的消極阻止與警告。
 
但,即便如此,威廉仍舊不曾有停下腳步的打算。
 
他的堅持也並非白費,原本毫無人跡的視線前端模模糊糊地出現一個深色人影,更不可思議的是,威廉連想都沒想,腦中便浮現古魯瓦爾多的名字,模糊人影也在剎那間變得極度清晰。
 
「殿下……」這促使威廉一擺被積雪所拖垮的狼狽姿態,掐住雙拳、猛咬牙想要追上那不知在多遠距離外、似乎正在遠去的古魯瓦爾多。當黑王子的身影逐漸放大時,他才驚覺對方並沒有在遠離自己。
 
彼此從數不清幾阿雷爾的距離直至不到五阿爾雷的現在,這段路程彷彿用盡男人所有的力量,他扯著開始不聽使喚的步履,走著搖擺扭曲的路徑來到黑王子身側,最後的力氣灌注在指掌之上,伸手握住那人的手腕與掌心。
 
「威廉,你在做什麼?」清晰的面容在這時又開始變得模糊。
 
「我、屬下……終於、追上您了……殿下……」威廉的意識隨這句話而湧出的釋然感一同消失在無底黑暗中。
 
===
 
緩慢張開的視野中是一片沒有分界的模糊,直到威廉反覆地眨眼,才終於看清楚眼前的畫面,那是銀髮王子單薄的背影。
 
「殿下,早……」初醒的意識還有點遲鈍,威廉遮著半臉緩緩坐起於床面,然後在簡單環顧四周後繃緊背脊、瞪大雙眼。他想起來了,昨夜在這房間與銀髮男人放縱慾望的記憶,在想起來的同時,掩蓋於被褥下,驀然開始感受到冷意的赤裸身軀彷彿也在提醒他這件事情。
 
綠眸持續望著坐在床鋪邊緣,古魯瓦爾多觸手可及的身影,對方正用毛巾擦拭那頭銀髮,一付毫不在意這坦誠相見的模樣。
 
相較於那人的自若,威廉在發現自己依然在古魯瓦爾多的房內後,緊張感就無法遏止的不斷上升,即使現在的他們已經擁有能夠稱之為伴侶的關係,但骨子裡服從多年的階級之別,還是讓他感到渾身不自在。
 
在試圖想說些什麼、做些什麼來分散這感覺時,那奔跑於雪境的夢又浮上腦海,而當時不明白到底在追逐抑或逃離的疑惑也在這剎那間獲得解答──他是在追,追那個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走向何處的黑王子──而在夢的結尾,自己追到並且抓住了對方,那現實中呢?
 
威廉靜默地閉眼想道。
 
擁有兩次甚至更多次肉體關係的他們,以及古魯瓦爾多如此坦然接受的姿態,威廉想自己確實可以依此作為評斷的依據,但他真正所想要的並非是這層肉體上的關係,這並非貪婪或者不滿足,而是男人希望自己所能做的不僅是這方面的事情而已。
 
威廉當然也知道古魯瓦爾多從未將自己視為那種存在。平等,不需誰對恭敬以及誰對誰下令的相處關係,才是現在的黑王子所想要的,所以這些都只是他個人單方面希望能替對方多做些什麼的意念。
 
思及此,威廉暗自慶幸,還好古魯瓦爾多並不知道自己做了那樣子的夢。
 
「威廉,快起來吧,我想去狩獵了。」古魯瓦爾多略帶懶散的話語讓威廉回過神,赤色眼瞳微側向自己的畫面成為視線內的唯一焦點。
 
晨光彎折在他們的嘴與頰邊,勾勒出黑王子稍縱即逝的淺笑以及不死者緩下緊繃感的面容。
 
因為這正是威廉想要得到的答案,無關乎是否對等、無關乎階級之差,只要知道自己還能夠留在古魯瓦爾多的身邊,陪伴那人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那麼身為下屬的自己就別無所求。
 
「是的,殿下。」橙色短髮的男人恭敬地點點頭,隨即起身邁步走入仍沉浮著熱氣的浴室。在門板完全密合之前,一股暖風捲起在他行經過的路徑上,向著後方流竄而去。
 
===
 
橘紅色澤的夕陽光輝,氾濫在星幽界的大地之上,將所有事物都染上一層相同的色彩,萬物彷彿融化成一片沒有邊界的熔岩,在威廉眼底。過度刺眼的色彩讓他瞇起雙眸順勢將目光轉移了位置,渲染落日色彩的銀髮接著映入眼簾。
 
古魯瓦爾多因眺望夕陽而挺得筆直的自若身姿讓威廉不禁跟著放鬆嚴肅的神情。
 
他們兩人正站在刻印峽谷的某處至高點上,享受狩獵結束後的片刻休憩,即使威廉的姿態仍如守衛那般,繃緊著身軀,而他雙手謹慎交叉於腰後的動作也與臉上鬆懈下來的神情呈現極大對比。
 
綠眸沉默凝視眼前近乎要被光芒所吞沒的身影。
 
這幕讓威廉突然的想起那一年在帝國埋伏戰中所見到的古魯瓦爾多,當時對方一手持刀,將溫熱的鮮血散花似地灑在他們眼前,名為勝利的首級被高舉於天際,火光照耀黑王子的面龐,刻畫其上的冷峻,凝結每一對投射在那人身上的目光。
 
而現在的古魯瓦爾多並沒有揮舞染血的長刀,也沒有舉起勝利的象徵,就只是安靜的眺望著遠方,威廉卻仍忍不住自己內心澎拜揚起的情緒,下意識的握了握拳頭。或許銀髮男人就是有這種魅力,只要挺直身軀站在孤高的一點之上,就能使人甘心臣服於麾下。
 
隆茲布魯王國果然還是需要殿下的帶領啊──威廉歛下眼睫在心底如此想感慨,而自己該做的便是盡力陪在這個男人身邊,在任何需要的時候奉獻所有忠誠,無論身為下屬亦或是戀人。
 
奔馳的大腦浮現隆茲布魯王國繁榮、興盛的光景與古魯瓦爾多坐在王座上,自信冷傲的模樣。這是威廉理想中最適合那人的未來,同時也是自己回到現世的唯一理由。
 
眼眸於這秒放空焦距,投向溢滿光芒的遠方。
 
──未來嗎?
 
威廉其實很少去構思關於自己的未來或者其他太遙遠的事情,這並非他目光淺短或者沒有遠見,而是男人對於身為半個怪物的自己究竟能活到什麼時候,都抱持著不確定的疑問,又遑論那看不見的未來呢?
 
或許在成為怪物之前的歲月中,曾思考過類似的事情,但那顯然都已成為被他放棄的過去,幾乎不再想起。而在選擇加入隆茲布魯軍隊後,原本還略微寬裕的個人時間也被壓縮得十分緊迫,讓那點『幾乎』徹底成歷史。
 
縱使在某些時刻會不經意地重新浮現於腦海,卻也在秒間被毫無眷戀地拋諸腦後。
 
而這些,對於現在的威廉來說似乎都已無所謂,雖然還說不出終於找到生存下去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的話,但回到現世、再次踏上隆茲布魯王國的理由已經找到,那麼或許可以試著重新拾起自己的未來、這個國家的未來。
 
「殿下……」看著銀髮男人挺拔、毫無迷惘的背影,威廉淺而緩慢的開口。
 
「?」
 
「我們……一起回去吧?」
 
古魯瓦爾多小愣一下,回頭望向威廉,眨眨眼後才開口:「那當然、」臉龐隨話語緩緩轉回前方,重新面對越發赤紅的天景。
 
逆光的銀髮被暖風吹拂著,搖曳在翠綠眼眸中,光芒模糊黑王子的輪廓,現實在這瞬間與夢境重疊。
 
威廉露出笑容沒有再開口接話的打算,他恭敬的點頭並朝前邁進了幾個步履,讓數年來緩慢拉長的距離在無聲之中縮減近乎為零。
 
光芒壟罩視野中的無邊景致。他們正眺望著相同的大地、相同的聖女宅邸以及相同的隆茲布魯王國。
 
===
 
這個世界終究沒有人能夠跟上你的腳步。
 
只因他們都甘願臣服於身後,如追尋者那般,在銀色長刀所開闢的道路之上比肩而行。
 
而我也是追尋者之一,在您的左右身側,以雙腳不停地記敘著屬於彼此的前行之歌。
 
 
˙Fin˙
 
===
 
後記:
我終於寫完行歌啦──!!!!(亂叫
天知道我這12篇居然寫了一年半多,明明說好要一個月一篇的,果然廢人如我wwwww(崩潰
 
結局的部分是以威廉的觀點作為詮釋,主要在講的就是威廉找到復活的理由,來做為結尾,在後面這幾篇,每一篇大主旨雖然都是串聯在一起的,但是各篇的主旨以及角色心境上都有一些不同想要表達的感覺跟重點……不知道有沒有人感覺到wwwww
 
這一長篇……有不少段我自己很喜歡,所以刻意想抓來做對比,比如說他們兩人沒分出勝負的對戰,還有王子生前在戰場上抓著敵人首級的英姿……等等等的畫面。
 
這次的長篇也算是難得、我個人從頭到尾都覺得不錯的作品www,也因為自己也喜歡,所以現在有點猶豫想說要不要拿去印印當成無料或者小料來推廣什麼的wwwww想當初會想寫這也只是因為想表達「威廉不會用那麼異樣的眼光來看待王子」如此而已……
 
另外我也要自首,因為篇幅跟創作時間較長,故事大綱又沒打很細,所以有些場景和段落想當伏筆來用就沒有接上,以及一些我另外寫在筆記本裡面,本來想加上的段落也沒加上……雖然故事本體我還是很喜歡,但是有些想寫的片段沒辦法放上就覺得挺可惜XDDDD
 
是說這次挑戰這樣子的長篇之後,還真不知道要不要繼續挑戰,總覺得又會拖很久wwwww(崩潰
但是目前想寫的題材有幾個似乎也不是用單篇短篇就可以解決的……總之,到時候再說吧www
 
最後,也希望大家喜歡《行歌》這系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