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58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再遇見03

●艾伯李斯特&弗雷特里西
●復活後、私設有

===

坐在由機械馬所拉動的馬車上,艾伯李斯特的雙眼無神地望著窗外,帝都的景物以跑馬燈的姿態在眼下奔馳逐漸轉遠。投射在鏡片上的光線彷彿馬車行徑的軌道,刷過眼簾一次又一次。
就宛若是在呼應在戰爭中屢獲勝利的佳績,身為首都的斐度異常繁榮,各式店鋪接連不斷的開張,佔據每條街道的大小房舍,原有的店家也紛紛改裝店面外觀或者推出許多不同的商品試圖吸引路經此處的每個目光,它們都為這座歷史悠久的都市增添各種不同風采。

艾伯李斯特凝視窗外的雙眼突然眨了眨,感到有點發酸,以指尖輕撫眼角後歛下目光,轉頭回到只有自己的空曠車廂內,昏暗的光線讓他的視界一片灰濛,吵雜紛擾的談話聲響在耳邊越發清晰,隨場合不同變化著內容。人們不再討論戰爭的恐怖以及親人們的安危,而是開始閒話家常,八卦著誰家女兒還沒嫁,誰家太太又怎樣……諸如此類的話題。

馬車已經奔走過幾個街區,而車外閒聊的話題卻沒有太多變化。艾伯李斯特低頭推推眼鏡後抬頭,自窗口斜望首都中心不同於邊陲地帶的高聳大樓。曾經因為戰鬥而毀損的牆瓦,現在都宛若浴火重生那般被修整得更加結實與漂亮。

耳畔的喧囂與繁榮街景迴盪在腦海之中。只有在這種時刻,艾伯李斯特才會有種自己現在身處的世界與從前完全不同的感觸,不知是無奈還是感慨的嘆口氣並欲二度收回目光時,一個熟悉的煙紫色配上水藍大衣的背影吸引了雙眼的注意力。

──『莫非?』腦中閃過一個熟悉且懷念的名字,艾伯李斯特連忙要車夫停車,然後簡單交代下後,便推門下車,踩著挺拔步履朝目標走近。

在來到那人背後不到一阿爾雷的距離之際,艾伯李斯特停下步履,抿唇開口:「教官……弗雷特里西教官?」即使表面上仍保持一慣的冷靜與理智,脫出口的話語卻不小心洩漏他自己都未能察覺的緊張。

眼前的男人轉過頭來,儘管臉龐被刻滿深淺不一的歲月痕跡,已經與記憶中的樣貌有些差異,然而眼角那道標記般的傷痕卻沒有絲毫改變,讓艾伯李斯特在秒間知道自己沒有認錯。對方髮絲下的綠色雙眼帶著疑惑又訝異的情緒,在幾秒後才終於舒展眉宇露出輕鬆的笑容。

──「這不是艾伯李斯特嗎?」弗雷特里西立刻站起身來,迎向朝自己走近的帝國軍人,並且張開雙手,擺出友善的姿態。

一向排斥與他人太過親近接觸的艾伯李斯特沒有推拒弗雷特里西拍在肩上示好的手,也沒有主動回應,這期間他只是一面回答對方連珠炮般的問候同時輕點頭,甚至當對方推著手臂,要自己一同坐上椅子繼續話題時,艾伯李斯特也沒有拒絕。

話題的開啟以及延續幾乎都是弗雷特里西在主導,艾伯李斯特則是聆聽或者附和著笑和最後終結,雖然後者大多時候幾乎都只負責聆聽的工作,聆聽那人對往事的回想、聆聽那人在復活後遇到的事情、聆聽那人對雙子半身的抱怨──「伯恩那傢伙啊,他每次都……」這猶如喝醉酒時才會出現的抱怨,讓艾伯李斯特哭笑不得,即便臉上仍舊沒有多大變化,但心底倒是覺得挺有趣的。

有多久沒有與自己熟識、信任的人如此談話了呢?

──「好久沒有如此談話了。」想法被轉為實際的動作,艾伯李斯特近乎無意識地吐出這句話。

「嗯……確實是很久沒有如此坐在一起說說話了。」聽見感嘆的弗雷特里西驀地停下未盡的話語,將雙手壓在大腿上,半陀身姿看著遠端燃燒下沉的夕陽淡淡地說,總是健朗的嗓音顯露難得的沙啞與不確定,細碎尾音飄散在風中。

對話的帝國軍人雙手護胸腰桿伸得挺直,聽見那人的回應,他微微側過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驚訝,灰色眼瞳眨了眨接著開口:「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啊,弗雷教官。」

「我只是應和你而已,哈哈哈。」收起不確定的語氣後弗雷特里西跟著笑了起來,那爽朗的聲音聽起來與艾伯李斯特記憶中相差無幾,就好似時間的流動怎麼也無法改變這個男人一樣,但他卻仍然清楚地看見了,那張堅毅臉龐隨笑容擠壓出的歲月痕跡。

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弗雷特里西抬頭開口:「是說……艾依查庫沒跟著你?」其實他老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只是甫見面時察覺氣氛有異,便將之擱置。

──「我早就已經放虎歸山了。」原本就知道對方八成會問這個問題,所以艾伯李斯特不疾不徐的說。

「這樣啊。」發問的男人支手撐頰,結論般的道。這對軍與犬之間,其實一直都有著不大不小的問題,這點在星幽界時就已經不是新聞,以至於回到少了同伴緩衝且更加廣闊的現世後,兩人會分道揚鑣也就不怎麼讓人驚訝了。

艾伯李斯特於此時突然站起身,然後伸手壓低軍帽的帽沿,一副要離去的模樣。

「不等伯恩哈德嗎?」

聞言已經轉過身去的帝國軍人低下頭搖了搖:「不,教官他……不會想見我吧。」男人推推眼鏡,反光的鏡片呈現一片白色反光,讓人無法看清他的神情。

過去在連隊所學習過的技巧,除使用各種武器以及近身戰鬥外,在復活後都幾乎都不曾再使用過,而現在所生存的帝國之中,不需要忠誠以及自我奉獻的壯士精神,所以他將這些都還給了伯恩哈德,因此艾伯李斯特並不覺得背離教導的自己是那人所期望看見的。

「是嗎?教出一個帝國元帥,我倒覺得滿有面子的。」彷彿看穿那人心思,弗雷特里西半閉一眼,以眼角看著艾伯李斯特。他的聲調拉高了音量,帶著笑意。

艾伯李斯特沒有繼續回話,只是邁步朝前走去。

大衣飄動的背影被緩緩吞噬在赤紅落日中,帽沿所拉出的陰影遮蓋男人那歷經世事、充滿滄桑與倦怠的雙眼。最後他在弗雷特里西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個連自己都感到懷念的淺淺笑容。


˙Fin˙


===

後記:
這篇主軸算是想要寫,艾伯說他把狗放虎歸山了以及閃閃虧艾伯那邊。一開始是想到,閃閃最後說的那句話,同時覺得這兩個人的互動頗有趣的,所以就開始想了開頭的場景,以及什麼狀況下會發生,最後就構成了現在這樣子的故事在大家眼前XDDDDD

因為這兩個人被寫在一起的機會比較少,我也覺得很有趣,同時很符合我《再遇見》系列想要把比較少寫在一起的角色以特別的故事組合起來的想法,所以也算是我個人很想好好寫出來、表達出一些想法的一篇,雖然這篇也著實花了不少時間,中間太多其他的Idea插隊www

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繼續努力下一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