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09

伸手輕撫人偶細長柔軟的髮絲,他很想開口告訴女孩自己沒有事情、這些記憶他能夠處理,然而喉嚨卻乾渴得一個字都無法拼湊,只能勉強以眼神傳遞訊息,但那雙大眼依然帶著擔憂情緒。威廉想若不是對方沒有理解這其中的意思,那麼就是眼神徹底出賣了自己。

人偶琥珀色的眼底藏著純淨、無雜質的光輝,或許是因為情感還不夠健全的關係,看起來就像是破碎的玻璃結晶,正等著誰將之拼湊完整,然後捧在手心中──一股重量突然壓上威廉手心,低頭一看,人偶將頭枕在其上,就這麼睡著了。

「大小姐……」才剛開口,威廉便打消叫醒對方的念頭,以不吵醒人偶的輕緩動作,把她順勢抱起護於懷中。準備邁步走去人偶房間時,布勞便自轉角出現,與前者四目相對。

「啊、真不好意思,威廉先生,沒想到大小姐竟然先睡著了……」紫衣侍者從威廉手中接過人偶,哭笑不得的說著。

「沒關係的,是我的問題……」

「嗯?」似乎沒聽懂威廉的話,布勞歪頭看向對方。

「不……沒事。」但威廉只是對著侍者搖頭,並將話題終止,對方也識相地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在布勞連聲道謝致意後,威廉轉身走在應該熟悉的長廊上,他竟覺有那麼點寂寥與陌生。

記憶的恢復,就好像是趟非常遙遠且漫長的旅行,他在旅行中,走過無數個國家、踩過無數條道路、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們;他在旅途中,尋回自己的過往、想起自己的所愛、找到那年活下來的理由。

而追逐記憶的行者終有一日會回到初始之地。

人偶有專屬侍者迎接他的到來、王子有忠心的臣民在等待他回歸,即使是最普通的市井小民,也都有個家人正在守候的家,而自己呢?只不過是個無所歸依的怪物罷了。

威廉仰頭,看著灰白色的天花板,自問自答般的想。

不過這並非威廉震撼的主因,自己是個怪物的事實,在甦醒於星幽界時便知道了,現在只是因為再次強烈意識到這點,而有所感慨,與古魯瓦爾多生前的那段情愫與超乎預期的肉體關係,才是讓他仍心神不寧的主因。

威廉知道喜歡古魯瓦爾多的自己從不排斥和對方發展進一步的關係,但自己的意願是一回事,那人是否抱持類似的想法又是另外一回事,相同的機率太過渺茫,男人從來就不抱持著希望,所以對於這段記憶感到格外驚訝,甚至夾雜點喜悅。

──原來,古魯瓦爾多和自己抱持著同樣的心情。

然而,這情緒沒能持續太久,在死後世界與古魯瓦爾多幾乎可以說是只有任務以及日常交集的相處,便將之狠狠壓下,灰飛煙滅在瞬間。威廉淺咬下唇,安慰般地試圖說服自己,或許是因為那人還沒有想起來,所以才會隻字不提;或許是因為對方縝密的心思認為時機還沒到、又或許……

戴著黑色手套的指掌緊緊握起,威廉無法找到任何理由來說服自己,但他又能夠如何呢?黑王子的性格本來就陰晴不定,難以摸透,這點曾作為副官的自己最清楚不過了,即使對方在甦醒後,將這段短暫的愛戀拋到腦後,他也毫不意外。

只是有點難受而已……不過還能忍受、對於一個歷經多場戰爭、失去許多戰友的軍人來說,這點難受還能夠忍受,而且現在所身處的世界,擁有不知盡頭於何處的時間,時間則可以沖淡一切。

不知不覺間,威廉已經來到長廊的另一端,彷彿是巧合,他在轉頭時發覺自己正停在古魯瓦爾多的房門前,男人暗忖,不知道房間的主人是否在房內。在沒有任務指派的日子,古魯瓦爾多會選擇在房內睡覺,或者外出至鄰近森林中狩獵。

威廉搖頭,自嘲地想著自己還真是理解。

不知怎麼地,突然想要伸手,推開那扇阻隔於眼前的門板,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念頭,甚至推開門板後要做些什麼都毫無概念,手臂卻已在思考的片刻探出,朝門把前進,當指尖即將碰觸的瞬間,空氣中迴盪起他的名字。

「威廉。」

殿下……?

威廉沒有唸出來,只是迅速收手並恭敬地低頭後退一步,有如讓路那般,整個人貼上身後的牆壁。但古魯瓦爾多並沒有如預計的走進房內,而是站到他前方,深色鞋尖出現於視線邊際,正對著自己。

空氣停滯下來,威廉感到窒息。

「我說過了,這裡不是隆茲布魯。」銀髮男人幽幽開口,威廉無法辨認出這句話到底是警告還是無奈,所以他沒有抬頭,只是沉默地等待風暴遠去。

古魯瓦爾多沒有再開口,鞋尖也終於在這時離去,隨之而來的是鎖頭被開啟的金屬雜音,在連門板的推動聲都過去數秒後,威廉才緩慢抬頭,映入眼簾的卻是他以為已經進入門內的古魯瓦爾多,那人站在門框間,交叉著雙手,一副等待已久的模樣。

「進來。」不等威廉開口,古魯瓦爾多逕自下了命令,他知道只有用這種方法,才能堵上那人的嘴。

威廉嚥下唾液,內心交戰著不知下一步該如何行動,然而當黑王子旋身進入房內的瞬間,雙腳卻也不聽使喚的邁步,追上那人背影,一同進入房內。順手帶上門把之際,他揪起雙眉,矛盾地望著門外光景縮成一條細線,最後消失。

轉頭,看見古魯瓦爾多正將深色披風掛上牆面,那人只穿一件外衣的身軀有點單薄、消瘦,微駝背脊,呈現放鬆的狀態,雙手隨意地掛在左右,與平時獵殺魔物,呼風喚雨的可怖姿態有不小差異。

生前古魯瓦爾也是如此,在戰場、士兵、其他人面前,總是毫無保留的顯露自身殺戮的慾望與戰鬥本能,而在自己面前卻意外的放鬆。

綠眸靜靜掃視這不大但足以提供一個人基本生活機能的房間,從壁面上的各式骷髏、骨頭裝飾便能夠輕易感受到房間主人異於常人的喜好。

不同於古魯瓦爾多在房內走動的模樣,威廉進門後,除了轉頭環視外再無其他動作,站在門邊的他,就像是個衛兵,守護著這房間的安危,但自己明明就是有因記憶恢復而產生的疑問想釐清,才跟著進來的,現下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對於真相的懼怕讓他躊躇不前。
威廉無法否認某部分的自己,確實對古魯瓦爾多口中可能說出的答案感到恐懼。

那些之於銀髮男人,或許已經有段時日的記憶對威廉而言,只是數分鐘之前的事情。戰場的殺戮、軍旅的嚴肅甚至那晚相擁的溫度都仍在體內沸騰,所以他害怕,害怕這份情感若是被否定,自己究竟該如何於往後的日子中面對那人?

──到底為什麼,古魯瓦爾多會在死後疏遠自己呢?
始終不解的問題二次闖入腦內,明白這個問題可能的答案實在太多太多,仍無法阻止自己陷下去,只是這次,他不再疑惑古魯瓦爾多怎麼了,轉而思考問題是否出在自己身上?

回想起那人對於死亡的異常嚮往,威廉在秒間便放棄了探究答案的渴望。
因為答案已經十分明顯了,不是嗎?

這具怪物一般、不會死亡的身軀在那人眼中看來肯定毫無趣至極或者醜惡不堪吧?生前拚了命想隱藏這個事實,就是因為害怕事態會變得如此。威廉彷彿可以想像出,那人看見自己發動能力時,所露出的枯燥神情,咬牙無法遏止那畫面在腦中不斷膨脹,壓迫每一條神經,讓他無處可逃……

「別一直杵在那裡,看了很礙眼。」古魯瓦爾多的聲音將威廉推回現實,雖然冰冷卻讓他不再向下沉淪。

恍惚間,背脊湧起一陣輕微的悚然,他甩甩頭,將雙眼對焦在古魯瓦爾多身上,那人正坐於床面彎曲腰桿,雙手壓著大腿,略顯疲累地看向自己。聽從命令,威廉往房內走去,然後止步在床沿。

古魯瓦爾多挪動身軀,空一個出明顯要給威廉的位置,後者猶豫著,直到那低沉的嗓音要他坐下。

甫壓上床墊威廉便覺渾身不對勁,在甦醒後還未與黑王子有如此接近的距離,異樣的壓迫感讓他打從心底想逃,更別提數秒前還在為自己的存在感到厭惡。

當不對勁的感覺爬滿每一寸神經,讓威廉忍不住想要起身時,古魯瓦爾多終於開口:「都想起了些什麼?」簡單沒有任何多餘的文字。

威廉很快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但異常溫和的語氣讓他有點反應不及,沒能在第一時間組織出條理,在呆愣數秒後,才娓娓道出這次所恢復的記憶內容──被指派為副官,守在左右的盡職;站上沙場,交託背後的信任;看著染血刀刃被高高舉起的震撼──男人將自己仍記得的都說出口了,同時暗自隱藏些許他覺得不提起對兩人都好的部分,強硬地將親吻與擁抱驅逐於思緒之外。

聽完之後的古魯瓦爾多,如威廉預料的那般,沒有什麼太大反應,他以眼角斜睨對方,那張總是蒼白沒有什麼情緒起伏的臉孔,現在正陷入一種難以察覺的沉思中。這畫面使威廉感到一絲訝異,卻也跟著放鬆了神情。

他想,自己的記憶有讓古魯瓦爾多去思考的價值,那麼就已足夠。

似乎覺得沒有再交談、分享記憶的必要而欲離去之際,手腕驀地被抓住,反射性轉頭,赤眸剎那間靠得好近、好近,令威廉毫無反應的時間,下一秒,柔軟帶點水氣的溫潤觸感便緊壓到雙唇上,舌尖熟練的撬開齒貝,迫使他交換吐息。

威廉睜大雙眼,表情充滿驚愕,扭動脖頸與身軀試圖拉開距離,以停止交纏的吻,卻只是一次次的徒勞,大腦混亂的想著這到底怎麼回事,反抗的力道則越趨無力。當古魯瓦爾多終於放開時,被過度抽空的男人呈現些許乏力的模樣,踉蹌地後退好幾步,直到撞上牆面。

「殿、下……這、您……」依舊處於驚訝狀態中的威廉,連話語都無法拼湊完全。

「沒有想起這個嗎?」被勾起下巴的威廉緊咬下唇,發現自己完全聽不懂眼前這個男人到底在說什麼……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ULO之前寫太多(?)導致靈感拋棄我,這篇在前半段硬生卡了半個月……然後每日進度大概是兩百字左右,所以這篇又拖到這個時間才完成。目前預計的篇幅大概還有2~3篇,視情節安排決定。

說起來我寫文也滿隨心所欲的,雖然會架構出大綱,不過很多細項都是邊寫邊發揮,所以常常出現自己也沒辦法預計篇幅長短的狀況發生wwww

這一篇節奏上我個人覺得稍微慢一些,主要都是在說威廉剛甦醒在星幽界後,王子對比生前有所落差的態度。我自己在看看官方對話的時候,覺得王子看到威廉就沒有很驚訝還是怎樣之類的,所以就借題發揮,用到這篇上面來。

同時我也覺得,威廉因為過度在意自己是個怪物的事情導致有些許自卑以及自棄的感覺,所以他會將古魯瓦爾多態度的轉變歸咎到因為自己是個不死怪物的關係,也正是因為害怕這點,所以才會在生前努力地想藏好這個能力。

這篇大致上就是這樣子,總覺得下一篇會發生什麼,大家應該都看得出來了wwwww總之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