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08

但這次深入樹林間的主要是來狩獵而非破壞自然生態的,只要那些樹枝沒有阻礙得太過嚴重,都還不至於冒出想將之砍斷的衝動。

細小的葉緣擦過古魯瓦爾多的銀髮,順勢挑起無數根髮絲,如細水般帶著月空的光澤滑動於半空中。

靜默領在前頭的男人不時望向後方,赤眸瞇成一條細線於茂密的樹叢間尋找威廉˙庫魯托的身影。他知道這人一直都不會離得太遠,而自己也總能夠在幾秒內找到那人蹤影──思及此,古魯瓦爾多挑了挑眉,即便在密林間尋找目標物本來就是喜愛狩獵的自己所擅長的事情,他仍對此發現感到些許微妙。

而也正如男人所想,下一秒身著藍色軍服,面容嚴肅的威廉便自他所注視的古木邊探出頭來,然後謹慎地觀察著四周,一副深怕敵人會從某些出人意料的地方鑽出來而小心翼翼地。那人橙色的髮絲被枝枒挑亂,翹起在頭頂上還附帶了多片樹葉。

「殿下,四周沒有任何可疑的人士出沒,還請您放心地盡情狩獵。」走至古魯瓦爾多跟前的威廉半跪於潮濕的軟土上,正經地說道,並在語畢後等待下一步指令。

見到這幕,古魯瓦爾多其實有那麼點不太想下令,他將對方頭頂上的葉片拍掉後蹲下身軀,以指節勾起威廉的下巴,在雙眼目光持平之際開口:「在這種場合下,禮節是派不上什麼用場的,省著點吧。」鬆開了手指,重新站起身來望向原先既定的前進方位。

「起來吧,庫魯托少佐。」這時才終於聽見隨那人起身而發出的衣衫摩擦聲,古魯瓦爾多輕哼氣,短暫的閉上雙眼,沒讓對方發現自己好笑的無奈。那人的執著與一板一眼,古魯瓦爾多已經十分地了解,他不會要求威廉做出全然的改變,就像對方也不會強硬地阻止自己去狩獵。

──雖然後者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為階級的關係。

唯一讓古魯瓦爾多稍微花點時間適應的是威廉幾乎如影隨形的舉動,那人似乎抱持著既然無法阻止,那麼只好親自跟上了的想法。或許是因為在那一夜,兩人之間的關係起了極大改變,所以他並沒有對此感到厭煩,倘若是換做其他人,自己肯定會惡狠狠地拒絕。

古魯瓦爾多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這種對誰傾心、對誰在意的心情了。過往曾經在意過的人在還未能確認彼此心意時便轉身離去不再有所交集,也不可能有其他人愛上在世俗眼光下充滿缺陷的自己,導致黑王子對於這類的情感早已無所期待。

能夠聽見骨頭碎裂的清脆聲響、感受劍尖切開血肉飛濺的衝擊,盡情沉溺於掌握生死並遊走於邊緣的快樂,對黑王子而言就已足矣。

正因如此,所以在那時發現對於威廉的情感時,才會特別驚愕,而得知那人與自己的心意竟然重疊後,壓抑的情感便不受控制的湧出,讓他主動且強勢地吻上對方同時展開身軀,感受人類原始的性愛所帶來的快感和愉悅,那是自己頭一次在殺戮之外獲得滿足。

而相較隔日威廉的囁嚅不安,古魯瓦爾多也顯得自若許多。並非對同性、階級之間違反倫理的床第之事遲鈍無感,只是對於擁有黑王子名號的男人而言,這並非什麼太嚴重的事情,畢竟那些當面的指正以及暗地裡的流言蜚語他也已經聽得夠多,早已無感。

自己本來就是為了慾望而生的人,不論是揮動長劍、削肉挫骨所帶出的愉悅感抑或肉體碰撞而盈滿的快感都是古魯瓦爾多的選擇,他從沒想過後悔與否。艷紅的眼眸總是望向前方,彷彿無所謂迷惘與遲疑。

然後就在這霎那間,古魯瓦爾多危險地瞇起雙眼,甫站起身來的威廉立即感受到氣氛的變化,倒抽口氣後伸手握在刀柄上,以備隨時應戰。銀髮男人半彎下身子朝前邁步並俐落地抽出長劍,橫於眼前散發出暴戾的殺氣。

那是一隻體格雄壯的灰棕色巨熊,龐大的身軀在密林縫隙間若隱若現,威廉一直到前進好段距離後才終於發現目標是頭熊,他立即跟著拔刀出鞘,並且感受黑王子身上所散發的比往常更加高漲的殺意。

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麼強大的獵物了,距離上一次與帝國軍的戰鬥已經是好幾個月前,即使能在與威廉的性愛間滿足些許心靈上的空洞,但切碎骨頭的清脆聲響仍舊迴盪於耳畔,身軀乾渴地吶喊著殺戮,激起他極度想揮刀的慾望。

加大跨步的距離,奔跑了起來,身前的銀刀筆直劃開空氣,彷彿帶著古魯瓦爾多的身姿御風疾行,凹凸不平的鬆軟泥土無法阻止他的步履;橫於眼前的枝幹葉脈無法歪斜赤眸指引的路線。那是一道光芒,穿梭在晦暗密林間、閃爍出刺眼軌跡的光芒。

威廉幾乎不住地想要伸手碰觸,但終究只是個念頭,而他並不急於這時,畢竟兩人都已經不再是最初那對總是保持安全距離的主與從,碰觸那道光芒也不再是難事。眼下更重要的是那頭已經察覺到危險而拱起身軀、豎立毛髮更顯巨大的棕熊。

半駝身軀的巨熊低吼警戒的模樣格外嚇人,帶有利爪的巨掌能夠輕易將目標如紙片般撕碎,但或許是感受到古魯瓦爾多異於常人殺意與狂熱,那頭棕熊也遲遲不敢有所動作,與咫尺一邊的黑王子保持在一觸即發的緊張距離。

威廉嚥下唾液,以眼角注視著古魯瓦爾多,後者於瞬間再次化一瞬閃光,擦過綠眸視線,下一秒野獸震盪山林的低吼與刀刃劃破空氣的躁響交織在耳際,這剎那威廉感覺自己就彷彿與外界全然隔絕似地,除了眼前的野獸以及銀髮的古魯瓦爾多外,他看不到任何東西。

黑王子的長刀已覆滿艷紅的血液,它們隨每一次揮刀斑斕地漫天飛灑,駭人卻又綺麗無比。

鮮血飛濺到威廉臉上,沒入口中的苦澀腥味讓男人恢復了知覺,甩刀於伸側後他拔開腳步,以古魯瓦爾多所在的位置作為起點,在俐落閃過負傷野獸的攻擊之餘繞到那人的對側,直覺地踏上草堆中的巨石使勁一蹬,借力使力地飛到巨熊防禦的死角處,狠狠插入劍鋒。

巨大哀號響徹天際,震盪空氣如同地鳴,威廉咬牙環視彷彿在顫抖的山林,他站穩腳步握緊手心的劍柄,巨熊隨吼聲崩解逐漸倒下,棕色身軀向下滑落讓他看見古魯瓦爾多蒼白臉龐所掛的燦爛笑容,後者沒有吐露一字一句,而然那彎起的眼尾與嘴角都讓人清楚地感覺到他高昂的情緒。

看見古魯瓦爾多開始以刀刃切開外皮、削過骨肉的畫面,威廉拔劍自動而緩慢退至外圍,半藏身隱入樹林之間,背對那人,像守衛般地戒備著四周所有風吹草動。

腦中浮現方才黑王子閃爍狂喜的赤色眼眸──就和那日於戰場上所見一模一樣。

===

「交給你了,庫魯托少佐。」兩人在處理完畢巨熊的身軀後,才方踏入營區邊陲,便瞧見不遠處筆直而來的傳令兵。古魯瓦爾多輕聲交代後即將手中裝有巨熊屍骸的袋子交給了威廉,後者彎腰點頭,接過遞來的袋子迅速地轉身朝營舍區前進。

『莫非帝國軍又有動作了……?』在古魯瓦爾多的房舍內,威廉將袋內的戰利品簡單分門別類後,望向天花板默默地自問著。依照經驗推斷,如果只是些小事情,應該幾分鐘就能商談完畢,但都已經過了數十分鐘的現在,八成都是有關於出戰、出兵的相關事宜,才會花這麼久的時間。

畢竟這時期唯一能夠出戰的理由就只有帝國軍了。

男人眺望了下窗外,仍然沒有看見古魯瓦爾多的身影。雖然還想多待在這個房間久一點,但由於隨行狩獵的時間已超過原先的預期,手邊有些工作還待自己去完成,所以無法任性地繼續佇立於此地。最後,威廉想,屬於自己該知道的事情,總會知道的,而踏出了古魯瓦而多的房間。

而他的猜想在隔日便立即得到了證實──被派駐在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情報兵傳來該國正在集結兵力,有準備再次發起戰的跡象,更令人乍舌的是這次集結的兵力除了原先的帝國軍之外,還多了不少由天空之導都派下來的特殊兵器。不知道何時與導都聯手的帝國軍氣勢非同小可。

情報軍處判斷事態緊急便立刻派兵回到第一線的軍中回報該狀況,在多位將領連日的參謀商談後,便立即頒布了整裝出戰的指令。宛若要呼應開戰那般,這次王國軍仍舊是選擇擁有難攻易守之優勢的托雷依德永久要塞作為與帝國軍一較高下的場地。

隨指令的頒布,因多月未出戰而稍顯放鬆下來的隆茲布魯軍也馬上動員起來,各區的將領們摩拳擦掌地開始著手自己軍隊的佈署,在短短的幾日內便已整裝完畢,呈現隨時能夠踏上戰場的備戰姿態。他們與魯比歐那軍一同鎮守於要塞之內,等待破曉後的突擊。

然而擁有強大火力的武裝船毫無預警地出現,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原本沉默的要塞瞬間爆炸、哀嚎聲四起,場面隨之亂了套,彷彿陷入瘋狂旋轉的渦流中,一切的計畫與策略已然派不上用場,只剩恐懼與死亡張狂地蔓延。

炮火聲隆隆地在背後響起,震盪威廉作為掩護所僅靠的巨大石牆。『嘖……糟糕……』他看著陷入混亂的戰局於心中默念著不妙,雙眼迅速的張望想找到古魯瓦爾多,在他瞥見在混亂的中心有一名蓄著紫色長髮、身穿白色軍服的女性同時一道銀色的身影閃電似地朝那女人直奔而去。

「!」威廉立即站起身來,一面嘶吼著保護殿下,一面跟上古魯瓦爾多。 

黑王子滑步抽刀揮砍沿途阻礙的動作與那一日所見不同,身姿宛若流水般穿梭在帝國軍之間,帶起遍野哀鴻與四濺鮮血,閃現在刀刃下的張狂笑容,讓威廉深刻地感受到對方浸泡在殺戮快感中的喜悅,他卻也在同時察覺自己內心油然而生的可怖。

可怖的是他竟然對如此的古魯瓦爾多感到著迷、目不轉睛,威廉想是否是因為自己愛著對方所以才會有這種想法,抑或者是在相處的不知不覺間也逐漸能夠理解殺戮的快樂進而著迷不已。但不論是哪者,威廉想他都心甘情願。

威廉迅速的邁步徘迴在那人身側以及後方。他以軍刀狠勁劈開所有朝向古魯瓦爾多的攻擊、以肉身阻隔任何想靠近的敵人,當金屬被貫穿的刺耳摩擦聲於不遠處響起時,威廉抬頭便看見銀刃刀身被綠色液體包覆的詭異畫面。

『……那是?』在自己的記憶中只有人偶擁有綠色的血液,當他驚覺那女人並非普通的士兵而湧起一股危機感時,女人尖銳的叫聲驚悚的劃破天際,滿地屍骸在此時此刻化為駭人的活屍,發出奇異的低吼與腥臭,開始不分敵我的攻擊所有立足在戰場上的生者。

與人偶一同身處戰場中心的古魯瓦爾多理當是活屍首要攻擊的目標。

被倉皇逃生的人群推擠、退後的威廉深知這點,所以他咬牙刨抓著手邊所有的一切試圖讓自己不要被人群推出戰場,熟悉的笑聲竄入耳中,橫過頭去的剎那古魯瓦爾多怒吼著以劍壓吹飛死者們的畫面映入眼簾,但這畫面卻又在秒間化為一團爆炸的火球,將黑王子整個人自甲板上炸飛。

「殿下──!」他爆發似地吼著,並且立即移動身軀脫離逃難的人群,於寸步難行斷垣殘骸間尋找古魯瓦爾多,最終他在一大片毀壞的殘骸下找到了對方。或許是由於親眼見到那人被砲火直接擊中的畫面,所以當威廉面對黑王子殘破得幾乎無法辨認的悽慘模樣時他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但比以往更加難看的蒼白面容與咬得泛血的下唇皆洩漏男人內心所有無能出口的撼動與悲痛。

『已經沒有時間了。』威廉絲毫不懼怕、也不在意那些從斷肢、傷處瘋狂溢出的鮮血沾染在自己的全身上下,雙手使勁背起黑王子的身軀,朝自己隆茲布魯最近的陣地走去。

威廉就彷彿是自鮮血之池走出那般,黏稠的血液侵蝕他的外衣甚至內裡,微暖的液體夾帶過於濃烈的腥味,讓他不由自主地感到噁心、想吐。雙腿陣陣的在發顫,彷彿正抗議著身上所背負的重擔快要超乎自己所能承受的範圍。

好不容易來到隆茲布魯軍駐地的邊緣並且將背上的男人交給信任的士兵並且目送他們遠去後,立即轉身掃視那些追了過來、只剩下本能的活死人。抱持著絕對不能讓它們追上逃走的士兵與古魯瓦爾多的強烈決心,威廉最後以極度狼狽近乎與古魯瓦爾多沒兩樣的殘破姿態終結了他與活死人之間的可笑戰鬥。

因自己極度憎惡所以從未展現在任何人眼前的不死之力於此時諷刺地讓他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

「果然,即使這樣我也……」平躺於地面上,雙眼無神,呈現幾乎死亡狀態的威廉毫無擊退活死人的喜悅,他沉重且緩慢的蓋上綠色眼眸,記憶在這時突兀的中斷,重新張眼後,是聖女之宅熟悉又陌生得令人牙梢顫抖的冰冷白牆。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本來想在31號滑壘的,但是修修改改不滿意很多地方,所以額外花了很多時間,導致現在才寫完……實在有待加強、有待加強

這一篇的後半段,根本就只是在寫威廉R1以及王子R4的故事……沒啥重點,總之就是把這兩人R卡的故事稍微簡略,再以我流的方法寫出來而已(好意思)

因為原先本來就預計,前大半是在講他們生前的故事,而後半段要講星幽界的故事,在構想的時候總是覺得沒這麼難,結果就是我在努力寫出銜接現世與星幽界適當的片段時卡卡、砍砍好幾次(躺)目前寫出來的感覺,在自己反覆閱讀過幾次後,覺得比較沒有那麼突兀以及順暢後,才終於滿意。

不知道之前有沒有提過,因為《行歌》的重點主要是放在威廉與王子相處之上,所以對於威廉不死能力的部分敘述描寫的比較少,所以在這邊最後面提到威廉的不死能力時,我稍微有點緊張,是否有跳太快的感覺……唔唔唔,總之,希望目前這樣的節奏、步調與重心都能讓各位享受於這兩人的故事中。

另外,也因為是一邊看R卡寫的,所以應該能避免較多之前曾經發生過的一點與R卡稍有出入的小BUG……我最怕這個東西了,被官方打臉是一回事,但是看著R卡寫出BUG這實在太可怕,所以如果各位有看到什麼我眼殘、腦殘寫出來的BUG請用力的指證我,謝謝各位。

目前行歌已經差不多要進入尾聲的地方,感謝一直有在看的朋友們,這邊要繼續修羅ULO要出的本子了(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