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06

位於普通軍舍與及行政區域中間的位置,以古魯瓦爾多的身分而言十分恰當,對於威廉來說也挺方便的,畢竟身為王子的副官,時常有需要與對方報備以及隨同護航等等的狀況,能夠縮短點到點之間的時間,那當然是再好不過。

彷彿黏在手把上的掌心終於壓下手把,隨咿呀的推門聲威廉邁步進入自己的房內,他熟練地將手套脫下掛於門邊上,連同罩在身上的披風與大衣。褪去繁重的衣褲,呈現難得輕鬆的姿態走到書桌前,將檯燈打開,泛黃光暈秒間漫開於房內。

桌上排列整齊的各式文件映入眼簾,讓威廉想起方才古魯瓦爾多直視自己的冷冽神情。記憶中頭一次見到類似的神情是在對方批閱公文的時刻,那與在戰場之上所見到的不同,銳利的赤眸沒有了殺氣,僅是筆直且專注地凝視自己。

這片刻耳際倏地浮現數分鐘前古魯瓦爾多告誡的話語。
威廉拉了下領口並且深呼吸。

當時確實有被古魯瓦爾多突然逼近的動作嚇到,那對過度鮮豔的眼眸即便沒有殺意仍叫人臣服其下,現在回想起來都仍心有餘悸。威廉不住於心底自問為什麼對方要對自己投以這種眼神,以往的古魯瓦爾多八成只會用一個無所謂、隨便你怎麼想的神情做收尾,這次卻異常地認真,他怎麼想都無法得出滿意的答案。

『果然是因為自己表現得太過明顯的關係吧……』最後,威廉所能想到的結論是在發現自己對於古魯瓦爾多的情感後,湧出過多的關切之意被一向敏銳的黑王子察覺,才導致對方不得不做出認真且毫無商談餘地的回答。

儘管威廉也知道,那時他所做的事情與平常近乎沒有兩樣卻還是如此告訴自己,強硬壓下即將萌發於內心的微小期待。畢竟,不論是從身份、地位、喜好甚至性格來看,兩人都大相逕庭,更遑論性別這道猶如禁忌的高牆。他想,自己最該做的便是扮演好副官的角色,在古魯瓦爾多需要時盡一臂之力。

不求古魯瓦爾多也對自己產生好感,或者發現這心意,縱使在返回軍營的路途上威廉注意到,總跨步走於前方的黑王子似乎配合自己的步調放慢速度,比肩一同前進著。那樣的時刻,讓他有一瞬間覺得對方好像也有拉近距離的想法。

但,當威廉欲開口試圖說些什麼釐清現在的感受時,哨站卻已出現在咫尺前方,古魯瓦爾多的步履也隨之加速,將兩人間的距離沉默地拉開。

因逆光而顯嚴峻幾分的背影看在綠眸中是那麼地適合古魯瓦爾多,令他覺得高不可攀……所以威廉放下那些未能出口的話語,一如既往地跟在那人身邊,做個盡職的左右手也不算太壞。

橙色短髮的男人凝視的眼神猶如一條忠誠的獵犬,守護著對於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事物,一刻不肯放過。

===

「聽說古魯瓦爾多一個人就把敵軍全部幹掉了?」

「好像是呢,真可怕啊……我在那部隊的朋友看到他提著血淋淋的頭還在笑,整個場面怪可怕的,沒人敢出聲或者做些什麼。」

「如果是我,我也不敢妄動啊,要是他殺紅眼連自己人都不放過怎麼辦?」

「他是很厲害沒錯啦,但我才不想跟被詛咒的傢伙一起上戰場呢……」

「沒錯、沒錯……」

「噓、噓……大隊長來了……」

威廉端著餐盤,直視前方,呈現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從那幾位竊竊私語的同袍後方經過,然後找了個略為寬敞沒有旁人的位置坐下,準備享用今日的第一餐。綠眸同時不著痕跡地睨向那幾人,他們談話的內容威廉並沒有全部聽見,但也能夠瞭解個七、八成。

反正不外乎就是在談論古魯瓦爾多在戰場上強大卻又嗜血的可怖模樣,聽著他們談論之間連『王子』這基本的敬稱都沒有使用,可見他們甚至不把古魯瓦爾多當作是必須尊敬的王儲吧。而這現象在多次戰爭的凱旋後,不但沒有減少還變本加厲地嚴重起來。

即使不斷宣導,禁止談論類似的蜚言流語,以免影響同袍間的相處氣氛,效果仍舊十分有限。

不過也不是不能懂那些人的心情就是了,如果自己不是因為職位的關係和古魯瓦爾多有較多且深入的往來,自己對於對方的印象大概也不會相距太遠。那層冷酷、嗜血且熱愛殺戮的外表下,仍舊擁有如同常人般的心智與思考能力。

威廉當然也不認為古魯瓦爾多是個完全正常的人,只是沒有謠言中那麼恐怖。然而,這些也都只是自己的感覺罷了,無法說服任何人,尤其在知道自己對於黑王子的感情後,評論上難免會有偏頗,所以威廉並不打算開口制止他們的言論,也毫無糾正的想法。

更何況,與其想那麼多或者花費力氣解釋,不如讓有所質疑的同袍們和自己一樣,與古魯瓦爾多實際相處,或許就能慢慢地化開橫亙於彼此的那道鴻溝。而爭取作為下次作戰前線的隊長,也是威廉為這個目的所做的選擇。

他不知道效果到底會如何,但總比原地踏步來得好。
威廉自己心底也曉得這麼做其實都是自作多情,古魯瓦爾多根本不在乎這些。

眼眸看著湯匙上的食物,猛地張口用力咬下──看是要被罵太多事還是不理不睬也罷,總之自己就是插手定了──短髮少佐咬著餐具的模樣有點猙獰,拋開繁雜的思緒,他迅速地掃蕩盤內餐點,並且望向壁面上的時鐘,計算著自己還有多少時間能夠準備下午的戰前報告。

前幾日收到線報,帝國軍似乎做了大幅度的軍事調度,有想要將冗長戰爭一舉結束的姿態。為此,王國軍與其聯合軍隊也再次擬定應對的作戰計畫,決定以托雷依德永久要塞作為此次的作戰的中心點,戰前報告便是要將各參謀官們所討論出的戰略告訴所有隆茲布魯軍的成員。

確認時間還足夠充裕後,威廉便逐漸放慢了速度,只是臉上神情仍舊令人覺得有點緊繃。

===

「為避免遭受帝國軍的突襲,請各位務必依照各兵團的的兵團長指示行動。那麼接下來要宣布每個兵團的人事調度,有做變動的大部分是兵團長以上的階級。」威廉將手中的資料翻過一頁並且聆聽著台下微微掀起的躁動聲。這並不意外,畢竟戰爭時期的人事調度跟所有人都有切身的關係,不論是誰會有所疑惑。

他轉頭環視四周,眼前是廣闊的大廣場,站滿了身穿同色系軍服的隆茲布魯軍人,而身後則坐著幾位階位較高的將軍、參謀等,其中當然包含了古魯瓦爾多。

短暫的回望雖然沒有讓威廉看清楚對方的神情,但瞥見那有點萎靡的坐姿與低下的頭,他想對方大概一如往常地在閉目養神。想起最初還會因為古魯瓦爾多這模樣,而質疑對方的態度,現在倒是習以為常。

威廉不敢說自己有多了解古魯瓦爾多的性格,他只是選擇相信自己所見,如此而已。

跟著清了清喉嚨,等台下的躁動停止後,便繼續開口宣布各個兵團新的負責人以及相對應的工作。由於人數不算少的關係,威廉唸到口乾舌燥的之際,文件也終於來到了最後一張。

他稍作停頓,並且在伸手欲拿起桌邊的水杯時,眼角睨見一名原本駐守於後方的衛兵,走到自己身側來,一張蓋有紅印的文件在轉頭的同時遞到眼下,男人一眼就認出來那是古魯瓦爾多批文件時所用的章。接過文件以最快的速度閱讀沒一半,綠眸刷地睜大然後於秒間看向黑王子,那人赤色的眼眸也正看著自己。

這瞬間,威廉知道自己毫無與對方爭論的空間,訝異的神情轉為無奈。

那張臨時插進來的文件傳達著黑王子的命令,將前線隊長的位置由威廉又替換回古魯瓦爾多,這讓威廉感到十分地諷刺──最初答應將這個職位交給自己的是古魯瓦爾多,而下令收回這個職位的也是古魯瓦爾多。

此刻,威廉突然覺得自己一點也不瞭解那位銀髮男人,方才的解析都只是自以為是,他替如此的自己感到可笑不已。

將身軀轉回前方面對隆茲布魯的同袍們,高聲唸出紙張上的文字命令,最後在所有人都樂見黑王子領軍而鼓掌支持的刺耳聲響中,結束了戰前報告。

走下講台的之際,威廉近乎無神的雙眼映入古魯瓦爾多起身旋即離去的背影,他驀地感到呼吸阻塞、內心五味雜陳,好多疑問以及話語想衝出口,然而直到銀髮黑衣的身影冷漠地消失在遠方,威廉都沒有開口,只能將話語壓在喉間,腫脹得難受。

──被他給丟下了嗎?
不,不是被丟下,而是自己從來就沒有跟上對方。

在人群逐漸散去而越發蕭條的廣場上,威廉˙庫魯托默默垂下眼簾,握緊手中的文件,任憑脆弱的紙張在手心的輾壓下,變得扭曲不堪。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這篇稍微等地有點久,真是不好意思,因為1月比較忙,接了親友的排版跟插花,所以這篇到將近月底才有時間可以寫。

大致上想說的故事跟原本預計沒什麼不一樣,但是有些細部考慮了很久,腦中修改了幾次,也卡文了幾天,才終於寫出來算是滿意的感覺。

看到這邊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王子怎麼可以出爾反爾這樣www

會這樣寫,一方面是為了要舖下一篇的故事,一方面這種臨時更改決策的事情其實並沒有很少見,王子自己本人以及其他人或許都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對於發現自己喜歡上王子,並且想幫助對方的威廉來說可能就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我是這樣子想的wwww

對彼此有好感,但是互相都不知道的兩人,變成這樣子,說實話我自己也覺得有點虐啊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稍微休息一下之後,就要再衝07了,希望可以在2月順利寫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