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04

其實自己原來預計的時間應該是在上個禮拜的,但面對突如其來的出戰指令,也只好將安排延後幾天。跟著在戰爭結束後,各個單位的作戰資料不斷的湧入,威廉與幾位同袍花了數天的時間才將這些數量龐大資料整理完畢、並分類成冊,手邊所有的工作才正式告一個段落。

由於前一次的作戰資料還未檢討完,所以威廉便抱著兩份資料來到古魯瓦爾多的辦公室門口,禮貌的敲了敲門板,數秒後聽見不甚清楚的應門聲,他才推門而入──原本是有守衛的,但在古魯瓦爾多表示不需要後,便順意撤除。

微微低頭以恭敬地姿態朝上位者所在的位置走去,眼角餘光撇見對方似乎正凝神看著什麼,並未正視自己,然而當威廉抬頭望去的瞬間,他驚訝地倒吸口氣,古魯瓦爾多的手心捧著一個菱角分明的骷髏頭,那也正是他所凝視的東西。

過度的吸氣聲吸引了古魯瓦爾多的注意力,赤眸慵懶地轉向威廉。後者發覺,原本藏在那對眼眸中的狂熱在這瞬間消失了。

「戰後報告嗎?」用著稱不上提問的語氣,古魯瓦爾多將掌中的骷髏頭放置到桌邊一角後,便伸手要接過對方手上的資料。這期間,威廉的目光時不時飄到骷髏頭之上的動作全被黑王子默默地看在眼中。

「那是……前幾天戰爭中敵方將領的頭骨。」古魯瓦爾多的話語中夾著一絲絲猶豫,畢竟他知道一般人對這種東西的來歷都不怎麼感興趣,部份的人甚至十分排斥以及恐懼。但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眼前的這名下屬,他竟覺得對方或許不會有最後那兩種情緒。

──頂多是訝異吧?
給自己一個自問式的結論,跟著這段單方向的對話幾秒內就在他低頭閱讀文件的同時於腦海中沉下。

聽見對方的解釋,威廉沒有出聲僅是點點頭表示聽見。其實在古魯瓦爾多開口前,他的內心就有個預感會收到如此答案,畢竟已經聽過太多關於這個男人所擁有的獨特興趣以及喜好的言蜚流語。
 
每當那些來自於布隆海德城,負責傳遞軍令的君臣們來到這位於國土邊疆的軍營時,威廉總是能夠聽見他們口無遮攔地討論著城堡內、皇宮中的各種大小事情,這之中當然也包含了古魯瓦爾多的各種傳言與事蹟。從被詛咒的黑王子到帶來不祥預兆的死神;從喜愛小動物的屍體到殺人如麻、嗜血如命的殺人魔……什麼樣的形容他都聽過。

由於沒有實際相處過,所以對於那些言論威廉都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他相信事情絕對不會只是空穴來風,但也知道以訛傳訛的可怕。然而在此時此刻,自己實際看見那雙因骷髏而散發狂熱、興奮的目光後,才懂他們口中所言述的畫面之可怖。

古魯瓦爾多那使人感到詭異的強烈距離感,威廉切身的體會到了。


「……庫魯托大隊長。」

「是?」不知何時沉浸在過往那些畫面中的威廉被古魯瓦爾多的呼喚聲猛地拉回現實,他察覺自己失態的分神,立即九十度鞠躬對著銀髮司令致歉。後者只是揮了揮手,要對方停止這些在自己眼中只是多餘的禮節。

「與其浪費時間道歉,不如直接切入正題吧。」古魯瓦爾多將閱讀完畢的資料攤開於兩人眼下,同時自身後的櫃子中翻出另外一疊資料放置到桌面上。

威廉定睛一看,發現第二份資料是幾個禮拜前,自己第一次交付給古魯瓦爾多的戰後報告。從上頭的一些畫記標註和紙張被反覆翻閱而捲起的邊角來看,對方應該有下過些功夫在閱讀、分析那份報告,發覺此點的威廉稍微放下心來,順勢將方才的雜念拋置腦後。

在和古魯瓦爾多報備並得到同意後,威廉拉開辦公桌邊的椅子坐下,拿出放在軍服口袋的筆,兩人便進入討論公事的認真模式中。他們時而點頭時而搖頭,威廉更隨著重點以及現況的不同,露出各種神情交換著意見與擬定策略。

即便那顆骷髏頭仍時不時地吸引綠眸的注意力,但男人覺得自己似乎逐漸的能夠習慣那東西的存在了。

===

「那麼前線的部隊就交給屬下來帶領吧。」在分析完前幾次戰略的成敗點以及接下來該如何應對帝國軍可能的行動策略後,威廉將手中文件放下,以堅定的眼神凝視古魯瓦爾多如此說道。後者對此決議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銀髮男人只是將虎口貼於臉側;指節抵著鼻樑呈現一副若有所思的姿勢。

彼此間流動的空氣似乎在此時凝結了數秒。

「殿下?」威廉發出疑惑的低喚,身為古魯瓦爾多左右手的他正等著命令的下達。

「……那麼就先這樣吧。」掌心放置到桌面上,古魯瓦爾多慢慢站起身來,輕緩地開口,結束他們長達兩小時的戰後會談。

「遵命。」朝著古魯瓦爾多行了個軍禮並鞠躬後,威廉抱起幾疊寫滿註記的資料,快步離開了辦公室。然而即使已經踏步疾走在長廊上,他的思緒卻還是沒能從方才的對談中離開──蒼白手指愛撫骷髏頭的動作、認真中帶著高深莫測的眼神、看似慵懶卻又毫無破綻的姿態,這種種都在腦海刻下極深的痕跡。

腦中默地浮現幾日前在沙場上,古魯瓦爾多提起戰敗將領頭顱的畫面,現在回想起來,那一幕雖然仍舊令人感到沸騰,但隨著激情的削減而再次分析那個畫面後,威廉發覺或許對方並非是想要宣示戰禮品,而是因為那雙赤眸想欣賞手中鮮血橫流的頭顱。

──啊啊,當時的古魯瓦爾多確實沒有望向圍繞在身邊歡呼戰勝的王國軍,而是帶著饜足的笑容凝視掌心內被高舉的頭顱,他甚至毫不在意溫熱的鮮血一滴接著一滴地打在臉龐上,如同點綴白紙的紅色墨跡,暈散層層嬌豔的血花,勾勒出黑王子對於殺戮的渴望、對於死亡的興奮。

威廉知道自己早就已經注意到這件事情了,他並不是笨蛋,在聽過這麼多的流言以及與古魯瓦爾多長時間的相處後,要察覺這個事實並非難事,只是感覺從未如此強烈。他無法認同這種嗜殺、追逐死亡的行徑,卻也不能否認因黑王子的活躍而穩定甚至逐漸爬至上風的戰情。

然而他也懂物極必反的道理,過度的殺戮、暴戾與古魯瓦爾多本身獨來獨往的性格將會在時間的推挪下,化成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分割他與身邊所有的人,信任與忠誠會隨之被拋下,而失了領導的軍隊就如同迷失在沙漠中的莽獸,只會盲目地奔走、衝撞,最後渾身是傷。

但隆茲布魯軍絕對不能在此時此刻失去優勢,自己所能做的,便是在狀況變成如此之前,拉緩那人切割的速度,所以威廉才會於方才的戰略討論中,主動接下帶領前線軍隊的職責,他知道現在只有自己有資格來與古魯瓦爾多協商這個位置。

兩人最後雖然是和平的結束了討論,但看得出來古魯瓦爾多對於自己的提議有些許質疑,只是依然寡言地什麼都不過問,這或許代表黑王子對於自己能力的信任吧?威廉伸手推開自身辦公室門扉時帶著點被認同的淺笑這麼想。

門後整片漆黑帶著微光的空間映入眼簾,使他回想起那夜古魯瓦爾多獨自於練劍場上揮動刀刃的單薄身影。說實話,威廉不願好不容易得到認同,終於能夠與他人建立起薄弱關係的古魯瓦爾多再次被孤立,即使對方完全不以為意,但他就是不願見到。

銀髮男人如劍鞘般,獨身立於高領之巔的孤寂畫面至今仍刺痛著綠眸,讓威廉不斷地想閉上雙眼,但他卻又不肯放過那人所有的一舉一動而吃力地張眼追逐,猶如深怕摯愛之物會瞬間於眼前消逝──……

剎那間,威廉驀地察覺內心凝聚起一股並非忠誠而是名為愛戀、喜歡的強烈情感,他彷彿被自己的情緒給嚇著似地,連忙在進門後重重的關上門板並靠於其上,一面深呼吸一面將張得老大的雙眼瞪向無光地面。心臟依然飛快地跳動、敲打著,胸口傳來的節奏彷彿是要告訴這副身軀的主人,那份情感的存在是如此地切實,不容質疑。

威廉閉上雙眼,埋首到文件之中。
──有些事情果然是老早就知道的了。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這篇終於是有寫到威廉察覺他似乎喜歡王子的這個部分了,在這種地方……應該說對我來說,要表現、寫出某人察覺自己喜歡上另外一個人的劇情以及人物內心想法等等的東西,算是比較困難的地方,總是擔心寫得太超現實或者超出角色性格的狀況,所以在用詞、氣氛上就躊躇了很久

也因為這單篇的主旨就是想要寫出威廉發現自己喜歡上王子,所以讓我在帶入這情感的那一段也卡了很久(欸),大概從三分之二之後的後半都卡卡的(躺)本來預計在禮拜一發的,卻到今天才寫完這篇,還好最後也算寫出了自己滿意的感覺www

另外因為我金魚腦,除了在寫之前一定要回頭看看之前的幾篇外還要去翻翻R卡的劇情,有好幾次我嚇到自己,想說糟糕跟官方設定的好像有些撞到惹怎辦,後來看看還是能夠緩和跟接合才安心的繼續寫下去,所以在這次知道威廉R2的消息的時候,就抱著一種,我盡力了,官方你要打就給你打吧的感覺(ㄍ
 

還好沒打到(欸

嗚嗚嗚啊,本來想要一個月一篇的,但是還是延誤了點時間(躺
下一篇會盡量快些(希望),感謝一直支持這篇的朋友們(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