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FZ]愉悅與酒
●[UL]薩爾、店長、里修、王佐
●[JO]喬西、柱男、花京院
●[刀劍]歌仙、石切、鶯丸
●[OW]島田家、師徒、戰友
●遊戲王、DMC、AC、TF
●不專業五迷
  • 9513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衍生]Unlight-行歌11

●王國主從

●王佐向
●私設有
 
===
 
從床板上緩慢坐起的古魯瓦爾多眨動眼眸並散漫地撥了撥頂上的銀髮,髮絲在指縫間穿梭、扭動,有些甚至被扯斷而掉落,沉浮於氣流間,搖晃地旋轉,最後落在被褥中、另外一人──威廉˙庫魯托──的橙色髮絲上。
那人安穩熟睡、呼吸帶起軟被規律起伏的模樣,映入那對赤色的眼中,古魯瓦爾多眨動雙睫,傾身撇了一眼後,便扭腰離開床面,赤裸地站在床沿,而他並沒有打算叫醒威廉。要說是體恤下屬整夜的操勞或者什麼都好,總之男人就是沒有這打算,黑王子只是自顧地朝浴室邁步前進。
 
窗外初晨的微弱光芒透進眼角,讓古魯瓦爾多瞇起眼簾,整個視界因而模糊起來,然後被他一手遮去,阻擋於木門之外。水聲輕瀉,布簾似地落下,滑上髮梢、滾過鎖骨、落在每道肌肉紋理間,再墜入地面融合於地磚色彩中。
 
潮濕溫熱的水霧層層升起,湧滿在浴室狹小的空間內,掩蓋所有事物。古魯瓦爾多乾脆地閉上雙眸,仰頭任憑熱水沖刷,讓初醒的渾噩感隨高溫逐漸化開。在清理身軀之際,驀地側頭看向密合的門板,直到這時他才終於稍稍冒出叫醒威廉的想法。
 
──但終究也只是想法。
 
視線回到最初的位置、並且再度闔上,打在耳畔的水聲跟著清晰起來,淅瀝淅瀝的好似雨聲。這讓古魯瓦爾多想起某些因威廉於星幽界甦醒後才恢復的記憶。說也奇怪,記憶這種東西十分微妙,很多時候不等那些關鍵的人事物出現,那麼就算得到了碎片,也不見得能夠回想起來。
 
例如那些曾與威廉一同踏在戰場上所嚐的雨點──其實正確來說當時只有自己一人,後者則是因為無法勸退自己,只好選擇陪伴的連帶受害人──思及此,古魯瓦爾多晃腦,帶著嘆息淺淺笑了下。他不畏熱水的沖刷,逕自張開雙眼,視線一片扭曲。
 
除了溫度較高外,水滴拍擊的觸感與當年並無多少差異,他同時想起那時欲走入黑暗中的雨幕時,突然出現在後方的聲音,讓自己的動作猛的停滯了一下──畢竟敢踏步阻攔自己去路的人,黑王子還真沒遇過幾個。
 
「殿下,現在外頭風雨正大,您若是遇到什麼意外,屬下無法擔待。」當時身為副官的威廉是這麼說的。挺身站在敞開的門邊,那人的模樣很是認真,但古魯瓦爾多依然沒有理睬那人的勸阻逕自超越,邁步走入屋外的滂沱大雨中。
 
雨水是天降的甘霖,能將整日因為戰鬥、因為殺戮、因為耳語、因為側目眼神而累積的疲累徹底沖洗殆盡。銀髮男人從來就稱不上喜歡下雨的天氣,但他也不排斥雨水包覆身軀所帶來宛若解放的冰涼感。但古魯瓦爾多的沉浸沒有持續太久,赤眸便緩緩轉向後方。
 
被雨水吞噬得十分狼狽的威廉正站在右後方幾步之遙的安全距離外,即便塌落的髮絲嚴重阻礙綠眸視野的廣度,眼眸仍舊銳利地警戒著四周所有風吹草動,好似劇烈的雨點與風聲都在他的掌控中。
 
「嘖……」古魯瓦爾多難得興起不耐煩的念頭,明明總是能使自己放鬆的雨夜似乎因為威廉的多事,也變得煩悶不已。男人咬牙嘖了一聲,看也不看那人一眼就猛地返身,跨步朝屋內走去。
 
然而古魯瓦爾多沒想到的是,自此之後,幾乎每一次降雨,威廉都會現身在門口,試圖阻止自己外出,若無法阻止,就陪著一同淋雨。從最初的不耐煩,到視若無睹並沒有消耗多少時間,然而當他注意到自己不再那麼常於雨天出去,卻已是好久之後的事情。
 
「呵。」手心用力的將水龍頭關起,淺短的笑聲同水氣一齊飄散在狹小的空間內。
 
回憶起這段過去,古魯瓦爾多意識到,在感情方面,自己確實是如那人所言總是被動且後知後覺,當然這對黑王子來說並不是很嚴重的事情,情愛在他看來,本來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不過既然這些過去都同威廉的甦醒一併想起來了,也就不能當作不知道,自己想要狩獵的目標,從來就沒有失手過。而來到星幽界已經好段時日的他也明白,在對方尚未恢復那些相關記憶的狀況下,做什麼都是白搭,凝視威廉那對澄澈沒有絲毫雜質的綠眸之際,便能理解這點。
 
無法隨心所欲地靠近、接觸對方讓古魯瓦爾多感到有點棘手,所以當時的他選擇保持適當的距離,等待時機來臨。畢竟停留在死後世界的他們恢復記憶只是時間的問題,而時間在這裡從來就不是問題。黑王子清楚理解這世界的道理,甚至在後來得知即將輪到威廉恢復記憶時,也只是覺得時間的確差不多了,如此而已。
 
唯一出乎預料的是對方刻意隱瞞某些記憶不說的舉動。
 
腦中所恢復的記憶就有如過往歷史那般毫無更動的可能,所以古魯瓦爾多不懂為何有隱瞞的必要──莫非是威廉真的沒有想起來?──他很快的否定掉這個可能,因為那是屬於兩人共擁的記憶。看過太多也同時與他人擁有共同記憶的黑王子明白,當兩方都甦醒在星幽界時,那些記憶是絕對不可能只回想起某些部分的。
 
更何況,威廉絕口不提的又剛好都是那些與自己交往的片段,要說是巧合也未免太勉強。古魯瓦爾多並不認為這種事情能夠說忘就忘,更遑論是威廉這種一板一眼的男人。刻意隱瞞是眼下最有可能的答案,而那人迫切起身的動作則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他沉澱的惱怒瞬間炸開。
 
雙唇交觸的瞬間一陣陣的顫抖不斷傳來,古魯瓦爾多乾渴地吞下自己所能汲取到的任何一絲氣息,直到威廉因缺氧而臣服,任憑擺布。
 
而事實也正如他所料,那些彼此相擁、傾訴的過往,威廉並沒有忘記,刻意隱瞞的原因只是場無傷大雅的誤會,所以古魯瓦爾多收起怒氣,緩緩道出自己的心意,就如同生前那次一樣,而接下來的進展也和記憶中相符的美好,肉身契合所帶來的快感,更甚過往。
 
「呼……」吐出熱氣的古魯瓦爾多在離開浴室後,筆直朝床鋪走去並且坐上床沿,他以眼角斜睨威廉一眼,在訝異那人竟然還未醒來之際,綠眸同時緩緩於眼皮下露出,尚未聚焦的瞳孔帶著模糊的輪廓,在幾度眨眼後才清明起來。
 
「殿下,早……」威廉沉緩的嗓音帶著明顯沙啞。古魯瓦爾多保持一慣的沉默,沒有直接應答前者的問候,將重點擺在自己淌水的濕潤銀髮上,絲毫不介意兩人仍以赤裸的模樣,處在同一間房內、同一張床上。
 
但這並不代表威廉和自己同樣不介意,自那人低啞幾乎要消失的聲調聽來,他便知道對方正十分地緊張,只是古魯瓦爾多並不是全然理解威廉究竟在緊張什麼,已經擁抱過彼此的肉體,發展出比任何人都還要親密且私密關係的現在,到底是該緊張些什麼?
 
──莫非是因為自己斥之以鼻的階級嗎?實在太可笑了。
 
古魯瓦爾多不自覺的彎起嘴角,雖然內心覺得無比滑稽,但他也明白這確實是威廉會在意的事情,那是與他個人性格有關、不管過了多久都不會改變的特質。也好,畢竟這正是自己會喜歡上這男人的原因之一,單純得點傻氣,但又不隨波逐流的忠誠,一直是黑王子身邊缺乏的存在,所以威廉的出現格外搶眼。
 
那幾乎可以說是抗命的固執與比任何人都還要關切自己的問候,還有更多更多難以一言道盡的細節,都是古魯瓦爾多印象深刻的理由。
 
銀髮男人站起身,向著敞開的窗沿走去,讓窗外和煦的陽光打亮他仍透著熱霧的身軀,銀髮在舉步間擺動,晃盪出一道道金銀相融的軌跡。
 
「快起來吧,我想去狩獵了。」古魯瓦爾多微微側頭,望向於床面坐起,半身赤裸的威廉。前者沐浴在朝陽下看似毫無表情的面容被光芒勾勒出幾道銳利的陰影,它們延展嘴角的線條,帶出瞬間消失於那人臉上的淺笑。
 
就因為缺乏如此的存在,所以在得到後才發覺身邊需要這樣子的人。
 
「是的,殿下。」方才的沙啞嗓音已經消失,隨之而來的是翻下床鋪,踏步走入浴室的腳步聲。
 
古魯瓦爾多仍面對地平線的彼端,掃視浸泡在光芒之下的大地與萬物,即使是這個聖女為復仇所虛構的死者國度,也擁有這般美麗且壯闊的景致。
 
他不止一次覺得,這個死後世界並沒有什麼不好的,擁有同樣震撼人心的景色,卻沒有王權的鬥爭或者人與人之間的殺戮戰爭,人們在此可以獲得夢寐以求的永生,不再流離失所,為生存而痛苦受挫,自己也可以滿足狩獵的渴望,所以他幾乎不曾有過回到現世的念頭。
 
所以古魯瓦爾多一直不懂,那些同樣身在星幽界的戰士們到底在拼命些什麼。
 
如今品嘗過威廉的記憶以及理解那人的一舉一動,好像稍微可以理解了。想要復活、回到現世的執念,不全然是為了自己,更多是為了身邊重要的人們……或許星幽界對大部分的死者而言,確實是真正的救贖吧?
 
而自己也該繼續前行了──銀髮男人閉上雙眸,感受流竄在頰邊、耳際的暖風,那是不論再怎麼相似卻永遠無法取代的溫度。
 
 
˙Fin˙
 
===
 
後記:
我覺得我寫這一篇好像用掉了一整年的大腦(廢
 
有在期待這篇的各位,作者先在這裡道歉,不好意思又讓大家等這麼久……而且下一篇應該也不會快到哪去,唯一的好消息是,下一篇預計就是最後一篇了,可以不用再受我折磨了wwwww以後還是不要挑戰連載這種的好了,但是我也寫單篇也不會比較快啊……我真廢物啊我(哭笑不得
 
八月開始就一直在工作的適應期,現在狀況有比較好些,慢慢在找自己的時間來分配,而這同時又有很多新歡來攪局,像是OW之類的,讓我腦中不斷冒出許多想寫的東西,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一篇花比較多的時間,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當初構想的段子,在寫的時候許多細節不斷的在修改修正,試圖達成我想要呼應一下頭尾的感覺,一方面也是因為在構想的時候,只是個大概,導致很多細節都必須要一邊寫一邊想,來去補足。
 
所以文章的內容我自己也只能抓個大概而已,有時候梗很好想出來,會自然而然地出現在腦中,有時候就會怎麼想都想不到適合的文字、場景來帶出自己想要的感覺以及氣氛,遇到這種狀況往往就是所謂的卡稿時期,不太好克服,要花很多時間,但是值得挑戰。
 
這次這一篇,很多部分也是寫到最後面才想到一些情節、用詞、片段可以放上來。整篇其實就是一個王子內心的OS,算是一篇比較沒有重大事件,連接劇情、人物情感與的短篇,簡單點說我就是想要寫王子的想法就是了wwww
 
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希望最後一篇可以不要在卡稿了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